“你不是决定回九州了吗?”

  少主就怕自己的气势外泻,都没朝权谨看过去,而是背对着她,用特别生气的声音道:

  “我还没死。”

  “不需要你为了我,接管你不喜欢的东西。”

  权谨往椅面上,帅气一坐:“我乐意。”

  少主即刻转过身来,酝酿好的说词。

  在看到权谨那张微笑的脸色,彻底地咽了进去,什么怒火都被击得烟消云散:“你先回去,等我三个月,我会处理好一切事情来找你。”

  “封疆之主的位置。”

  “不及你。”

  也就是说;

  少主要为了权谨,舍下封疆,去九州找她?

  看到少主那一头被染黑,只有根部发白的黑发。权谨目不转睛地看了几秒,然后笑道:“不回,我一回去,你就不在了。”

  少主心底狠地一跳。

  脸上还是没有任何变幻,很无所谓地说:“我怎么会不在?胡说八道!”

  “你的伤,二十年前,他害的?”

  少主眉头一拧:“说跟你胡说的?”

  “还能撑三个月是不是?”

  少主依旧死不承认地开口:“是谁造遥诅咒本主死?那点小病,在华国休息了几天,已经痊愈了。”

  所以这个痊愈。

  就是特意把白发染成黑发?

  “三个月后,让位典礼,你想拉着他一起死是不是?”

  接连着三个问题甩过来。

  少主禁声了。

  他不由抬头,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面前的少女,微笑着;眼中含着笃定和傲气;除了更加强势之外,和印象当中的她没有什么两样。

  “哗地!”少主一甩衣袖。

  背过身去,冷哼地回答:“不是!”

  权谨:“那是什么?是我回到九州,三个月后等来你的尸体吗?”

  少主眼底一顿,鬼斧刀功的俊脸在光线的照射下,显得有些苍白。

  等了将近一分钟,少主都没有出声。

  整个房间内的气氛格外凝重。

  不知过了多久,少主才沉沉地问了几句话:“你真不走?”

  “当年的诅咒,你不是怪我吗?”

  “想要自由,回来干什么?”

  没有人的路,是走得无坎无坷的。

  只不过弱的人无能为力,而强大的人力无处发。

  权谨抬眸,看向面前的男子,一句话,语气明明那么凉薄却能暖化整座冰山:“不走,不怪,你比自由重要。”

  “人生下来,都有责任。”

  “普通人的责任,是小时学习,长大工作,再是嫁人,最后生儿育女辞工勤家。”

  “而权谨的责任。”

  “是整个九州和封疆,是数亿公民的和平,是我脚下踏着的这一片净土,是那些——用无条件信我、甚至可以在我死后陪葬的人!”

  权谨起身走到少主面前,抬起头,漆黑发亮的一双眼睛与少主对视。

  话是笑着说的,应该是那种纵横无畏、肆意张扬的笑:“还是九叔!”

  她说——

  还是九叔......

  这句话,他在午夜梦回里听了想了幻了不知道多少次,真的被说出来的时候,少主有些恍然和愣神。

  “我只问你。”

  少主目光投向窗外,这个方向,正好朝着封疆总部,他欲言又止了几遍才问出来:“如果官肆和他,只能活一个人,你选谁?”

  -

  [下一章,十点之前]

  ,商s城c中z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o@m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最新章节,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