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虽小。

  小到只有权谨能听到。

  但那种刻入骨子里沸腾的语气,真的......你若曾听到,可以掀翻你整颗心。

  “......”权谨怔了一秒。

  “主子,是您吧?”

  总队长有些恍然地抬起头,愣愣地望着权谨,紧张惊慌到连声音都在打颤:“这巷道里没有其它人,就只有属下。”

  “您......不要封疆军方了吗?”

  “还是......是我真的不应该相信直觉?”

  被总队长注视着的权谨神色没有半分变化。

  她低眸;

  那居高临下的目光,落在总队长身上。

  三秒......

  五秒......

  足足过了十秒,她都没有任何反应。就在总队长心底发虚,甚至后悔自己不该鲁莽的那一刹。

  屹立在他身前的女生。

  唇角忽然扯出一抹微笑,那么熟悉又胜券在握的笑容,那么直击心脏的一行字:“疯子。”

  “是我,我回来了!”

  那一瞬。

  总队长蓦然热了眼眶。

  听到没有?

  疯子。

  这个世上除了她之外,还有谁敢给堂堂xz军方总队取这么一个外号?

  “哭什么?”权谨走向前,伸手拽起总队。

  总队长连忙摇头。

  笑着抹了把脸:“没哭,眼睛对着巷口,吹进了沙子而己。”

  “总部高层都没能认出我来,你怎么知道的?”权谨也不拆穿总队,特给面子地转移话题。

  这个问题。

  令总队表情愣了一下,连忙熟络地应道:“总部高层可没有机会,让您取这么一个傻气的外号。”

  “也没有机会。”

  “看到您给爵爷下令露出手腕时,藏在衣袖内的红丝线。”

  红线丝?

  权谨记起来了。

  在吩咐上爵准备的时候,权谨有将手腕对准自己的唇瓣,估计就是那个时候,总队长扑捉到了一点丝线的残影。

  “主子,苏小姐是怎么一回事?”

  总队长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个明白:“她怎么会顶着您的身体?而且......少主还不拆穿她?”

  权谨无所谓地弹了弹衣袖:

  “拆什么?让她装。”

  “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吗?”

  总队长恍然大悟地点头。

  还准备问权谨什么,对面的女生就已经朝他挥手,淡淡的一行字含足了不容反抗的命令:“一切有我在,回军区吧。”

  那一句有我在,成功赶离了总队。

  在总队长离开后,权谨才收回目光回到入口处。

  “权谨。”

  苏小姐满脸复杂地朝权谨走过去。

  特别诚恳地开口:“外侵大军的事情,是我计算有误,我也没想到你留有一手,应该向你说对不起。”

  “但是以后再发生这种大事。”

  “你如果有准备就该先跟我说,毕竟我才是封疆的统领,你只有告诉我,我才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苏小姐其实也没有做伤害权谨的事情。

  可偏偏,权谨就是对她产生不了好感。

  “说完了?”

  权谨目光疏离又冰冷地扫了苏小姐一眼。

  “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低等国家的人可没有这种智谋!”苏小姐审核地问道。

  然而

  从权谨口中吐露的那句话。

  第一次听她可以抛之脑后。

  而这一次听,却令苏小姐脸上的表情都僵硬了:“封疆全民宣语,余生立誓尊谨为王,谨,权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最新章节,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 大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