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一眼。

  权谨就能认出来。

  这绒毛,就是眼前这只白虎身上的。

  所以

  劫走上爵的人,是白虎?

  白虎才是想死权谨的人?清风其实是为了权谨好?

  “.......”权谨。

  “粑粑!”

  “你怎么了?为什么感觉你脸色不是......白?白虎!难道就是这只白虎?!”医师直到这个时候,才注到白虎的存在。

  而丢落在病房里的雪白绒毛。

  跟白虎上面的如出一致!

  少年医师顿时就抡起袖子,边发脾气地大骂,边朝白虎冲过去:“我踏马弄死你个狗东西,你把上爵藏到哪里去了?!”

  白虎摇晃着毛绒绒的脑袋。

  爪子拼命地抓着地面。

  然后慌措地叫:“嗷嗷嗷嗷......”

  “你说,你没有去过病床?”

  权谨听懂了白虎的意思:“这根绒确实是你的,但是你不知道为什么会在病房里?”

  “放屁。”医师呸了一声。

  “你身为冰馆的守护兽,谁还有那个实力,从你身上拔毛不成?”

  对啊。

  虽然权谨没有和白虎对战过。

  但是她懂,白虎的实力一定不简单!至少不像表面那样简单,能伤到白虎的人恐怕没几个。

  “权谨。”

  这时,清风又说话了:“我真的不是劫走上爵的人,你现在证实了,是这只白虎,修仙界的人现在怕是已经进到地下室了。”

  “先进入冰馆再说。”

  权谨目光冷漠又疏离。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权谨只相信自己,不相信任何人!

  每次证据偏向白虎时,清风就有证据证明她是对的,而白虎又会有证据证明它是对的。究竟谁才是好人,请继续往下看。

  “把那你在病床上发现的绒毛给我。”

  权谨出声:“快点!”

  医师撇撇嘴,高傲地哼了一声:“给就给嘛,凶什么凶。”

  权谨接过绒毛。

  吃惊地发现!

  这几根绒毛的颜色虽然白,可是质感却特别差,就好像是.......从白虎身上拔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然后一直都在保存着。

  “这根白虎毛,有两年的时间!”权谨心底渐渐变得沉重。

  医师:“什么两年时间?”

  “从白虎身上拔下来,到现在,有两年时间!”权谨缓缓抬起头来,那深不可测的眸子重新看向清风。

  所以

  是有人陷害白虎?

  事情一遍一遍在转折。

  现在这个情况,简直像极了破案现场。医师智商不够用,一听到权谨这么说,那犀利和冷锐的目光便直接扫向清风。

  “是你劫走了上爵的尸体?”

  “藏得够深啊!”医师声音带着浓烈的杀意。

  清风知道自己现在解释什么都没用。

  她愣在原地。

  半晌,才闭上眼睛,鼓起勇气朝权谨说出一句话:“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带你去看一件东西吧,看了之后。”

  “你就会知道,白虎才是想伤害你的那个。”

  “我真的不是。”

  说完。

  清风就自顾自地往外走。

  医师眯着眼睛,扯着权谨火急火急地跟上去。

  没走几步,就发现清风居然停在刚刚进来的禁忌房间里,而墙上还挂着四副画像,清风正面对着画像,指着其中一副笑着说:

  “权谨,你看看权家七大守护使臣,那第六副画像中的人是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最新章节,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 大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