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刀太快了,带着凛冽的杀气。

  等人们看见的时候,刀尖已经是扎到了肉里。

  可是忽然间,那刀不知道怎么回事,竟是硬生生的停留在了空中,之后,就是凌空逆转了方向,嗖的一声,又飞回到了来的方向。

  “呃,不,这不可能……”

  上官远山,低头看着自己已经是腥红一片的胸口,瞪大了双眼。

  就别说上官远山了,就连周围的其他人,也都诡异的看着这一幕。

  这难道是鬼神之力么?是老天在保护着慕凌骨么?

  就在所有人都惊讶的合不上嘴时。一个穿着一身黑衣,墨发墨须的男人,从天而降。

  就像是天外谪仙,一身的不阿的风骨。

  “夜大哥?”

  慕锦尘看见夜修罗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们之间可能快有二十年未见了。

  “慕老弟。好久不见啊。”

  夜修罗对着慕锦尘笑了笑,又看了一眼后面的沈言。

  “弟妹,你真是老了。”

  沈言刚才还因为夜修罗救了慕凌骨而感动的要流泪呢,谁知道,夜大哥开口竟是说她老了!

  对着夜修罗翻了一个白眼。沈言就把眼睛别了过去,不过眼泪还是有些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夜伯伯,你刚才是怎么救的我。”

  慕凌骨刚才真的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了,那刀尖扎的就是自己心的位置。

  夜修罗微微一笑,伸手捏了一下白哲的小脸蛋,才开口说道:“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如此死法,都是上官远山咎由自取。”

  话音落地之后,才把目光看向了。倒在地上已经就剩下一口气的上官远山。

  “你在凌绝峰,做的那些恶事,今天就是报应,慕家本打算放你一马,可你还是不知悔改,你觉得你的镜像神功已经大成,呵,你还是见识太少了。”

  夜修罗不想多说什么,他好不容易看见了挚友,今天是注定了要一醉方休的。

  “我,我不甘心啊,我……”

  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上官远山就再也没了呼吸。

  这恐怕就是人常说的咎由自取。

  “爹,爹……”上官佳月哭的死去活来,爹爹为了她送了性命,是她对慕凌骨的执念,对白薇的仇恨,造成了这一切,没了爹爹,她也不想再活了。

  猛地从上官远山身上抽了那把刀。就要去抹自己的脖子。

  不过,刀刃只是轻轻的蹭破了一层皮,就被银雪给打了出去。

  “够了,你还想闹到什么时候?”

  被哥哥这样呵斥,上官佳月紧绷的神经再也坚持不住。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至此,慕王府里一切风波在邪皇夜修罗出现之后,全都结束了。

  ……

  三日之后,慕凌骨送银雪出城。

  站在京城外面,银雪头一次说出了自己的心事。

  “王爷。你知道么?我这一生从来没羡慕过谁,可是我却羡慕你。

  你爹娘虽然离开你很长时间,但是他们对你的爱,从未变过。

  你我都有妹妹,你妹妹。是新一代的神医,而我妹妹差点就成了魔鬼。

  还有就是,偌薇,从七年前,在竹林里,我看见像是仙子一样的她时,我就知道,我可能这辈子也走不出去她的那座城了。

  跟你一起找了她那么多年,大部分也都是我自己的私心。

  可是,我不管做什么。做多少,我跟她都没可能。

  因为,她先碰见了你。

  这辈子,我恐怕是没什么机会了,我只能下辈子努力了。”

  把心里所有的话。都跟慕凌骨说了,银雪就觉得一身的轻松。

  不过慕凌骨的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他冷眼的看着自己唯一称的上是挚友的男人,有些不屑的哼了一声。

  “没可能的,下辈子也好,下下辈子也好。那个女人只能是我老婆。”

  “你,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呵呵。”

  慕凌骨呵呵一乐,重重的拍了一下银雪的肩。

  “你觉得我小姨子怎么样?咱俩要是做个连襟也是不错的。”

  “……”

  上官银雪是不想在跟他说话了,把肩膀上的手一推。

  “送到这吧,我走了。等你家老二出生,我再来喝满月酒。”

  “嗯。”

  没有在说什么,银雪抱了抱拳,翻身就上了马,而在他身后的马车里面。装的则是上官远山的尸体。

  还有就是已经有些疯癫的上官佳月,不管怎么说,他也要把他们送会凌绝峰。

  看着好友越走越远,慕凌骨心里也慢慢的安慰了下来。

  但是他还是在城门口站了许久之后才回的王府。

  一进王府大门,就听见哲儿的叫喊声。

  “奶奶。奶奶,你把小红还给我吧,奶奶……”

  “哲儿乖啊,我就想要它的毒液而已,我又不要它命。”

  沈言捏着血蜈蚣的脑袋。就把大蜈蚣嘴边的两只獠牙,卡在了一个小瓶子的瓶口。

  就在黑色毒液流出来之后,血蜈蚣黑红色的身体似乎是变浅了一点点。

  “奶奶,你太坏了,你知道我喂了它多少东西。他才能变颜色么?”

  慕哲哭丧着脸,控诉着沈言的恶性。

  “好了好了,我的大孙子,你想要什么补偿,奶奶都同意,你看行不?”

  沈言把拿到毒液小心收好,才又把已经是毫无尊严可言的蜈蚣王还给了慕哲。

  慕哲嘟着嘴,不过那双闪亮的眼睛却是一直都在乱转着。

  想了半天,才开了口。

  “奶奶,我是有个要求。但是,就怕你说的不算。”

  “啥?孙子,你质疑我?我告诉你啊,这慕王府,还没有我做不了主的事,说吧,你想要什么?”

  沈言一把搂住了慕哲的肩膀。

  “我想在王府的后院挖个洞,嗯,得这么大吧。”

  白哲说着就对着王府内最大的那栋方子比划了一下,比完了之后,似乎还是觉得不够。

  “得两个,不不不,三个,三个这么大的洞,行么?奶奶?”

  “孙子,你能告诉我干嘛么?”

  沈言都惊奇了,这孩子要求太奇怪了。

  慕哲嘿嘿一乐,就拽这沈言的胳膊让她的身体矮一点,把头凑到了沈言的耳边。

  “奶奶,我呀。我是想……”

  慕哲嘀咕嘀咕说了半天,说着说着,沈言的眼睛都放光了。

  “好,好,我同意了。”

  “娘?你同意什么了?你怎么能跟白哲一起胡闹啊。”

  一直在后面看着这祖孙二人的慕凌骨,就觉得一脸的黑线。

  慕王府里,哪能随便就挖那么大一个洞。

  “你别管,跟你有关系么?滚蛋,走孙子,咱俩去看看地形去。”

  骂了慕凌骨一句,沈言扯着慕哲的手,就往王府后院走了。

  “娘……”

  “好了,娘跟孩子玩的好好的,你怎么事情那么多。”

  夏偌薇一脸春光的从后面走了过来,她搂住了慕凌骨的胳膊。眼睛也看向了儿子和婆婆消失的方向。

  “我,我怎么就事多了?好呀,我是发现了,现在的慕王府已经变天了,我既不重要,也说的不算,我这王爷当还有什么劲。”

  “王爷,你跟自己亲娘,亲儿子较什么劲啊!你放心,我还是站你这边的。”

  夏偌薇娇笑着,把头靠在了慕凌骨的身上。

  “呵,其实也没什么了。”

  笑这说完,慕凌骨就搂住了夏偌薇的身子,让她面对着自己。

  “一切都结束了,在发生这么多事情之后,我还能拥有你,拥有孩子,真好。”

  “嗯。”

  两个人再也无需多说什么,一切都饱含在了一个绵长的热吻之中。

  ………………

  后记:

  凤婉婉和慕青峰回到了九嶷山,在长辈的祝福之下成了亲。

  凤惊鸿担心魔宗群龙无首会乱了江湖,只能接任宗主的位置。

  慕灵犀把巫医谷的一切都交代给了夏琉璃,还教她医术,当琉璃能独当一面之时,灵犀就也去了昆仑山。

  第二年春天,慕王府迎来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小公主。

  可就在满月之后,小公主的奶奶和哥哥却是到了中州最神秘的养蛊之地,开始了一段新的历险。

  同样是在满月酒之后,银雪居然鬼使神差的和夏琉璃回到了江南。

  总之,一切都刚刚好。

  《全书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春风吹过,王爷别来无恙,春风吹过,王爷别来无恙最新章节,春风吹过,王爷别来无恙 紫幽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