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军神 第220章 擒拿管家

小说:极品军神 作者:石剑 更新时间:2018-07-26 15:02:38 源网站:uc书盟
  第220章 擒拿管家

  仇人见面,即时眼红。

  猴子即时双目血红,拳头紧握,青筋毕‘露’,‘欲’报杀父杀母之仇,马上就失去理‘性’,很想立即宰掉周剥皮。

  “别急。兄弟,这既是你的仇人,那咱们就偷偷跟着他,看他到哪里落脚?说不定,因为中原大战的原因,他搬迁到青岛来定居了。如真是那样子,咱们今夜不仅要宰了他,且要把他家的钱抢光……”凌南天快速反应,即刻捂住猴子的嘴,揽着他的肩膀,快步走过迎‘春’楼,躲在‘阴’暗处,低声授计予猴子。

  现在,他知道马兰非他的亲妹妹了。

  他多时没碰‘女’人,身体难受,只是苦于无处发泄。

  此时,凌南天一听猴子之言,感觉机会来了:反正周剥皮是坏人,杀了他,既可以替猴子报仇,又可以人周家‘弄’些钱粮来,还可以睡他家里的‘女’人,多舒服啊!

  象周剥皮这样的殷商、大地主,肯定拥有三妻四妾吧。

  现在,自己身无分文,泡处子可能不现实了,先找地方发泄一下再说,哪怕是周剥皮的‘女’人也好啊,至少他的小妾会是年轻少‘妇’吧?

  凌南天心里是这么想的,不过,最后那句话,没说出来。

  他感觉猴子还没发育似的。

  这猴子虽然十**岁了,却跟小屁孩一样高,还瘦骨嶙峋的,这种事,凌南天感觉似乎不宜对猴子说。

  否则,教坏了猴子,咋办?

  凌南天如此盘算一番,‘裤’档即时就鼓起来了。

  “好!三少爷,你功夫好,呆会,你制服周剥皮家的护院,抓到周剥皮之后,就将他‘交’给我来处置,我要将他千刀万剐。”猴子耳闻凌南天之言,又高兴起来,亢奋起来,回转身来,便死死地盯着迎‘春’楼前的周剥皮与那些‘花’枝招展的‘女’郎的‘肉’麻对话。

  “嗯,呆会,宰他的时候,你得先堵住他的嘴,可不能让他叫喊,若是惊动警察或是附近邻家,那可不好。来,你把衣袖撕下来,撕成几片,来两块大片的,你再看看,这里附近有没有破铁片、尖石块之类的东西,拾一些来,呆会作为凶器之用。现在,我替你盯住周剥皮。”凌南天应了一声,便又低声授计予他。

  经历了芦苇寨那档子凶险事后,凌南天对于江湖仇杀,又多了一份经验,也多一份谨慎与小心。

  “嗯!嘶……”猴子撕下几片衣袖,塞进凌南天手掌心里,转身就走。

  他低着头或是躬着身子,去找破铁片或是尖石块了。

  凌南天随即望向迎‘春’楼。

  他由暗处望向明处,迎‘春’楼前的一切,他都看得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迎‘春’楼前的两根柱子上,高高悬挂着两只大红灯笼。

  灯光富有‘色’调,符合迎‘春’楼这样的营业‘性’质。

  ‘门’前站着数名妖冶‘女’郎,迎风招展。

  她们个个扭腰摆‘臀’‘挺’‘胸’,大多数是仅穿着一件肚兜,‘露’肩‘露’背,也微‘露’着双峰。

  有些‘女’郎,‘胸’脯沟壑颇深,对某些前来寻欢的殷商、财主们的眼球很有杀伤力。

  此时,‘肥’胖如猪的周剥皮,醉熏熏地刚从迎‘春’楼出来。

  他脚步踉跄,还将他刚才玩‘弄’的那名‘女’郎搂得紧紧的,还舍不得分开。

  “哎哟……周老板,你还没搂够呀?刚才,你把凡凡压得都快扁了,现在又搂得凡凡喘不过气来了,松松手,好吗?凡凡知道周爷很懂得怜香惜‘玉’的。”肚兜‘女’郎眨眼搔首‘弄’姿,纤指一点周剥皮的鼻子,妩媚一笑,娇滴滴地道。

  “哈哈,凡凡……我可爱的凡凡,我舍不得离开你哟……哎哟,没想到你功夫那么好,把老夫折腾死了,哎呀,老夫的双‘腿’现在还发软,这膝盖刚才跪得都红肿起来了……你真行呀!老夫爱死你了!”周剥皮醉眼朦胧,依然搂着凡凡不放手,又探手伸进她的肚兜里,捏捏她的双峰,竟然满嘴叫起苦来,实际上是很得意。

  “唔……说明周老爷子体力好嘛,厉害嘛,今夜,凡凡可是陪你玩了三次哦,每次你‘弄’得时间都很长,姿态也不同,动作很多‘花’样……凡凡……现在都有点疼了……”凡凡佯装不知害臊,伸手握着周剥皮的手,将他的手拉出了她的峰间,顺着他的语气,连声称赞他。

  “哈哈哈……有三次呀?老夫今夜这么厉害?好!好好好!来人,再拿十块银元来,送给凡凡姑娘!”周剥皮当众被凡凡这样称赞,心头舒服极了。

  他醉熏熏的,刚才其实是伏在她身上睡着了,至于与她来了多少次,他根本不知道。

  但是,他当众受赞,可高兴了。

  男人嘛,就爱听‘女’人说他那事厉害。

  谁听了都高兴!

  他松开凡凡,摇摇晃晃地转身,走向一辆黄包车。

  管家领两名护院过来搀扶他上车,他却对管家道了一声,吩咐多给凡凡一些银元。

  然后,他头一仰,便又在黄包车上睡着了。

  “是!老爷。”管家应了一声,从衣兜里掏出一包银元来,数了十块,递给凡凡,然后便转身去追黄包车夫了。

  两名护院,分别护在黄包车的两侧。

  一人提着灯笼,一人边跑边说话引路。

  两人小跑着跟着周剥皮的车走。

  凌南天与恰好赶回身边的猴子,抓过他手中的破铁片,便又从‘阴’暗处蹿出来,尾随周剥皮的管家而走。

  管家年纪不少,追了一会,便又落下了脚步。

  周剥皮的家在城西文昌胡同里,却是一处小宅院,进入小胡同之前,便是一条大马路,‘挺’宽敞的。

  这里坐北向南。

  进入了小胡同,便是死胡同了。

  高高的围墙,让这条黑漆漆的胡同变得神秘莫测。

  而迎‘春’楼在城东,东西相距,也是‘挺’远的。

  但是,黄包车夫熟悉路段,专抄小路小胡同走,这样便缩短了送周剥皮回家的距离。

  大街上的路灯,越来越少,灯光越来越暗。

  进入一处‘阴’暗小胡同之后,凌南天松开猴子的手,快步蹿前,左臂一张一揽,勒住了管家的脖子,顺势一拖,将他拖倒在地上。

  猴子赶紧回身,退后数步,又前进数步,来回的替凌南天把风。

  凌南天右手握着破铁片,对着管家的眼睛,低声喝道:“说!周剥皮家有多少家丁护院丫环?他有几个妻妾?几个儿‘女’?他为什么由萧县到青岛来?他住在哪间房子里?”

  灯光极弱,相互间都看不清对方的脸孔。

  凌南天喝问一句,便松开手臂,却仍然握着破铁片,对着管家的眼睛,并缓缓下移,滑至他的咽喉,便停下来。

  “呼呼呼……我说……我说……这里的新宅,暂时就只有2名护院……呼呼……都贴身相随……丫环1名,佣‘妇’1名,厨子1名,妻妾8名……最小的年仅十七岁,叫小红,新纳的小妾,原来是周家的丫环,因为她家欠两年地租未‘交’,就半月前被迫与周剥皮成的亲……呼呼……周剥皮只带着小红到青岛来,两天前才到青岛的,他一到青岛,便喜欢上了迎‘春’楼……他两天没见小红了,听说周剥皮每次从迎‘春’楼回来,小红对他又抓又咬的,不准周剥皮入她的房间……他之所以搬到青岛来住,完全是因为小红的哥哥黎建考入了青岛理化大学,可是黎建半年没回老家萧县了,周剥皮便领着小红到青岛来看看她哥哥到底是咋回事没回家的。我等在此不是长住,宅子是买给黎建用的……是周剥皮讨小红欢心用的……”管家的脖子刚才被勒得太紧,此时呼呼喘息,胆战心惊地,自觉地压低声音,断断续续地把周剥皮到青岛来的原因讲清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极品军神,极品军神最新章节,极品军神 uc书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