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骨 第140章 你要当爸爸了(全文完)

小说:美人骨 作者:公孙萱 更新时间:2018-05-02 11:11:00 源网站:紫幽阁
  回到了公司,纪大哥一脸笑意地看着我们,我不明所以,难道是太久没见了,他甚是想念才如此和颜悦色?

  他拿出微博给我们看,我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是因为夏侯冽上了微博热搜。

  纪大哥笑道:“我本来以为你的名气会下降,刚好前几天《天子》热播,就是你之前拍的那部历史正剧,网友们给你刷了一波热度,说你不会是失踪了吧,三个月都没有消息。”

  “前几天你就上了一次热搜,没想今天又会上一次,你的观众缘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

  纪大哥想了想,疑惑道:“对了,有一点我很早就想问你了,你的微博名字怎么叫做吾名公孙萱啊,公孙萱难道是你的真名?那也太过女人化了吧?”

  我默默的低下了脑袋,身子一点点地往后挪。

  刚挪到门口,夏侯冽的声音就传来了:“程沁帮我注册的,当时随便写上去的。”

  果不其然,下一秒纪大哥就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李程沁,你——”

  “啊哈哈!”我忽然大笑了几声,打断了纪大哥的话,然后快速道:“我觉得这个名字挺好的,公孙萱,你看多优美古典啊,男人用女名,很特别啊!”

  话一说完,我就赶紧跑了出去。门“砰”的一声迅速关上。

  我们回来的也是赶巧,在国安外待的那段日子,国内关于盛影帝和夏侯冽签约在盛影帝旗下工作室的舆论风波炒的再热,也影响不了我们。

  等我们回来了,该洗白的已经洗白了,该发展的还会比过去发展的更好。

  夏侯冽在《天子》里演的少年皇帝获得一致好评,这次高达几个小时的镜头,让观众彻底见识到他的演技。

  以前还说他靠潜规则上位的黑子这下无话可说,不少直接黑转粉。

  因为可圈可点的演技,在电视热播后的一个月,由国家艺术学院举办的电视艺术文化节中,夏侯冽凭借少年皇帝这一角色,获得了最佳男配角提名!

  得知夏侯冽得到最佳男配提名时,我兴奋地当即把他给抱住了。

  这对于才刚出道没演过几部戏的演员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

  夏侯冽嘴角轻勾,直接向还在一旁的纪大哥给告了一个假,半拥半抱地把我带入了公寓。

  结束一场冗长的亲吻,夏侯冽低垂着头与我额头相抵,声音低沉性感:“很开心?”

  我目光晶亮地看着他,“你不觉得开心吗?你才刚出道,起点就已甩了很多明星一大步了,如果你能拿到最佳男配……”

  我兴奋地开口:“夏侯冽,你会火的!”

  夏侯冽抿唇轻笑了一声,“会不会拿奖说不准,盛影帝说,如果不是演技完全碾压竞争者,这后面都大有文章可为,得到了提名,剩下的就是比拼人脉,公关了。”

  这个男人在任何情况下都是理智的,他冷静地分析道:“工作室对我很好,不过论人脉和公关,肯定是拼不过别的公司。”

  我不满地踮起脚尖用手捂住了他的嘴,“你就让我做一下梦不行吗?”

  夏侯冽目光微暗,嗓音透着手指缝隙传出:“做梦?很简单啊,我现在就让你做梦。”

  下一秒,我就被他猝不及防地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

  夏侯冽身体力行地告诉我,什么叫做真正的做、梦。

  做到极累就去睡,睡熟了自然就做梦……

  疯狂又迷乱的一个晚上,第二日我醒来,床上已经没有夏侯冽的身影。

  我懒懒地在床上滚了好几圈,便打开微博刷刷粉丝留言。

  昨天电视节官方的消息一公布出来,工作室就同步转发了,重点圈出了夏侯冽的名字。

  粉丝们除了非常惊喜之外。却没有如上一次那样,招惹许多黑子喷夏侯冽靠潜规则。

  一是电视节这个奖项评判看的是演员的专业素养,如果质疑夏侯冽,就等于质疑电视节的权威。

  二是夏侯冽表演的少年天子实在太像了,像到他们透过屏幕,都仿佛能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天子出现在面前。

  就连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也要退让几分。

  男主角演的是成年皇帝,还是个演皇帝装业户,如此一对比,更加能凸显夏侯冽演技的扎实。

  我刷了下微博,都是粉丝们的恭喜和称赞。

  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我用力伸了一个懒腰,起身去洗漱,弄好一切后,我刚打开卧室门,忽然外面就传来了几道陌生的声音。耳边这时刚好飘来了一句——

  “夏纪,你还认不认我这个妈妈!”

  我身子陡然一僵,脑海里闪过之前放在夏侯冽钱包里的身份证,那个身份证上写的名字就是夏纪。

  夏侯冽从来没有过要探究这幅身体身世的想法,在加上他也是个成年人了,能够独立生活,我也没多在意,这件事就这么被放了下来。

  我悄悄将门打开一条缝隙,就看见三个陌生人正背对着夏侯冽。

  一个中年男人,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打扮时髦的年轻女人。

  因为位置关系,我看不见他们脸上的表情,但却能看见夏侯冽脸上的表情。

  他的表情很淡,看着他们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中年女人的话,而是请他们先坐下。

  夏侯冽客气地给他们打来了几杯水,中年女人一接到水,就沉不住气地说道:

  “夏纪,我们当时并不知道你和蕊儿相恋,两家的长辈坐在一起聊天,定下的婚约是蕊儿和你大哥。”

  “我知道这消息一传出来时你心里一定很愤怒,但你也不该做出离家出走这种冲动的行为啊!还跑去当什么明星,那些就是戏子,在电视里供人嬉笑怒骂的!”

  中年妇女严厉道:“纪儿,母亲自从知道你和蕊儿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就已经跟罗家的人说了,订婚可以改成你和蕊儿。”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稍稍缓和了一下:“纪儿,我们都上门来找你了,你就别跟父母闹脾气了,回家去吧。”

  她抬头看了看身旁坐着的妙龄女子,“你看看,蕊儿自从知道你离家出走后,担心你担心得茶饭不思,身子都瘦弱了许多,为了她,你也要回来啊。”

  中年男子这时也开口了,语气肃穆:“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你大哥在你这个年纪都已经在执掌公司,就你还在闹小孩子脾气,离家出走!这成何体统!”

  被唤作蕊儿的女人柔柔开口:“纪哥哥,你回来吧,蕊儿想你。”

  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我的身体不由起了一阵鸡皮疙瘩,矫揉造作的太厉害了。

  夏侯冽等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完,才挑了挑眉,沉声开口:“第一,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有权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和所走的道路。职业不分贵贱,演员这个职业很好,我喜欢。”

  “第二,罗明蕊小姐,如果我脑子里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我之所以会离家出走,不是因为你与大哥的婚约,而是——”

  夏侯冽话语一顿,盯着她似笑非笑道:“而是在家里当众看见,你和我的大哥一起躺在床上。”

  罗明蕊的声音有些惊慌,“纪哥哥,你在说些什么,我和夏大哥是清白的!”

  中年女子怒骂道:“纪儿。我知道你心里生气你的大哥和蕊儿订婚,但你也不能这么污蔑你大哥和蕊儿啊!”

  中年男子更是气地怒喝:“你这个不孝子!”

  夏侯冽表情淡淡:“你们看看,你们宁愿听信一个外人的话,也不愿意相信自己孩子的话,我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你们亲生的。”

  “算了。”夏侯冽话语一转,“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好计较的,反正我已经和她分手了,就不会上赶着去戴绿帽,我和她绝无半分可能。”

  夏侯冽目光幽深地看着那对中年夫妻,慢条斯理道:

  “我成年了,你们不需要继续养我。大哥能力出色,接受家里公司后让公司更上一层楼,想必你们也不缺钱花,不过属于我的赡养费我会出,你们给我一张卡号。”

  夏侯冽边说,边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张白纸和一支笔。

  中年男人率先反应过来,伸手狠狠地拍了拍桌子:“反了反了,真是反了!”

  中年女人这时也慌了,“纪儿,你这是要干什么?我们又不缺你这点钱,都是一家人,你何必要搞成这样。”

  夏侯冽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淡定:“我们是一家人,我身体里流淌着的是你和父亲给予我的血液,这点我从未否认过,我会尽力做到身为一个人子应该做到的事。”

  “不过我有我自己的理想和追求,我不会接受家族联姻,我也不会接手家族企业,也请你们尊重我的职业,尊重我的理想。”

  “滚!一个戏子,有什么好追求的!”中年男人忍不住站了起来,扬起手就要打夏侯冽,“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子!”

  中年妇女慌张地站了起来拉住他,但中年男子还是打了夏侯冽好几掌,不偏不倚全都打在了脸上。

  “啪啪啪!”几声响声,真是清脆悦耳。

  我手狠狠握着,心不由泛起了一抹疼。

  “有话好好说啊,都是一家人,何必将关系弄得这么僵……别打了,别打了!”中年妇女和女子急忙拉扯着男人,将他给拦了下来。

  男子激动地用手指着夏侯冽:“你不是想要做戏子吗,好!我就让你做!你做戏子一天,就一天不要进家门,也不要对外暴露家里的关系!”

  “戏子是这么好当的吗?还不是靠钱去砸!以后有的是求我们的时候,我们走!”

  中年男人拉着中年女人怒气冲冲地摔门走了,只剩下那位罗明蕊还在厅内没有离开。

  我非常清晰地听到了这个女人的说话声,她娇嗲嗲地道:“纪大哥,夏父正在冲头上,他绝对不会不管你的,你别伤心。”

  夏侯冽面无表情地觑了她一眼,“你也走吧,你和大哥结婚的时候我会去喝喜酒的。”

  罗明蕊有些牵强地笑了笑:“纪哥哥,你在说什么胡话,我和夏大哥什么都没有。”

  夏侯冽慢条斯理地站起了身,“我的大哥很花心,但对自己的子嗣很看重,如果你想要将他给套牢,怀上子嗣是最好的方法。”

  他站了起来,头歪了歪朝向门边,“慢走,不送了。”

  罗明蕊站在原地盯着夏侯冽好一会儿,才转身离去。

  我这时终于看到了她的样貌,画着精致妆容的脸蛋透着一股愤怒的不甘。

  不知过了多久,又仿佛只是过了一瞬,夏侯冽推开了卧室的门,来到了我面前。

  他将我拥在了怀里,轻声开口:“媚烟,吓到你了?”

  我抬起头看着夏侯冽,神情一片复杂,嘴巴张了张,却又不知从何开口。

  我想要问他,他是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想要问他,他对那个罗明蕊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吗?

  我想要问他,他真的不对夏家心生向往吗?

  ……

  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问,到最后却一句也问不出来。

  夏侯冽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主动解开了我的疑惑,“到这里时,每天晚上入睡后,我都会做一些梦,一些奇奇怪怪的梦。”

  “那些梦是关于这幅身体夏纪的,我知道他所有事情,也知道他为何而死。”

  夏侯冽淡淡道:“他因为撞破了自己心爱的女子和最敬爱的大哥搞在一起,连续喝了好几天的酒,导致心脏忽然猝死的。我就像一个看客,看完了他的一生。”

  我有些紧张地看着他,低声问道:“当时的你没有什么事吧?”

  夏侯冽嘴角轻勾,继续揉了揉我的脑袋,反问道:“有你在我身边陪着我,我能有什么事?”

  我却没有他这般好心情,将他的身子抱紧起来,刚刚夏家的人找上门来,我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夏侯冽会跟她们走。

  幸好没有。

  “夏侯冽,以后我们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不要理会其他人。”我看着他,坚定地开口。

  夏侯冽轻轻地应了我一声:“好。”

  也不知是不是最近霉运缠身,我走在路上偶尔就会摔跤,喝口水还经常会被呛到,夏侯冽的事业也处于停滞期。

  他把少年天子的形象给演活了,自身也有一定知名度,通告和剧本如雪花一般纷纷向他飘来。

  可是真正好的通告一个都没有,而是一堆让他去参加综艺节目的,比如说真人秀。

  纪大哥当时提起一档很火的真人秀,这档节目向夏侯冽发出邀约,我想都没想,立刻就帮夏侯冽给推了。

  夏侯冽的性子不适合参加真人秀。他能全程做到高冷的一句话都不说,这对于接地气的真人秀而言,是致命的。

  别的明星也高冷,不过是那种令人感到傲娇的冷,但夏侯冽不一样,他的冷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性子就是清冷,无欲无求就像是一个神仙。

  纪大哥听我这么一分析,立刻就回绝了那档节目。

  至于站台那些的,我不由有些头疼了起来,夏侯冽笑的次数屈手可指,真去替品牌站台……我怕到时候那些品牌会对他投诉,说他没有艺德啊……

  这种商演活动是靠明星来吸引粉丝购买产品,调节现场气氛,而不是让明星全程冷脸释放冷空气啊……

  得。这些通告都暂且放在一边,我将目光放在了剧本上。

  看了连续三本剧本,请夏侯冽去演的角色都是皇帝,要么是非富即贵的王爷,都能跟皇家扯上边。

  我眉头一皱,这些戏不能接,这样会固定了夏侯冽的形象,戏路变窄,对于以后的发展非常不好。

  就在对通告和剧本挑挑拣拣中,七日后,电视艺术文化节就到了。

  现场明星云集,星光璀璨,我提前进场,夏侯冽还得在后面走红毯。

  红毯是明星们争奇斗艳的地方,只是相对于男明星来说。女明星更加容易博出位。

  为了这次的红毯,盛影帝特地给夏侯冽拉来了一个顶级奢侈品的品牌赞助,造型也请了团队专门来负责。

  当天晚上,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高定西装,夏侯冽一从车上下来,记者手中的相机立刻飞闪,秒杀了无数菲林。

  与夏侯冽一起走红毯的是盛影帝,算是有提携后辈的意思。

  我坐在工作人员坐着的位置上,看着他们两人从前面进来,夏侯冽的头左顾右盼,不知是不是看到了我,对着我的方向勾起了嘴角轻轻一笑。

  他不经常笑,但只要笑起来,无论是浅笑还是大笑,都有种冰山消融大地回春般的温暖。

  一眼就射穿了女人们的心房。

  他只是笑了那么一秒。就转过身去找位置坐下来,但就是那一秒,引得我旁边的工作人员全都化为了花痴。

  “天啊,好帅,我要被他的笑容给勾住了,那是谁,快告诉我那是谁?!”

  “不可思议,他笑起来竟然这么好看,邪气凛然的好想让人扑倒他啊!你竟然不知道他是谁?他就是《天子》里面演少年天子的那一个演员啊!”

  “什么,竟然是他!”有位工作人员声音不由调高,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工作人员随即压低着头,沉了沉声道:“《天子》我都看了好几遍了,这个演员是我偶像啊。”

  “没想到他笑起来是这种模样,跟戏里的太过反差。我一时都认不出来了。”

  “是啊,我刚刚也认不出来,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夺得最佳男配角。”

  我嘴角含笑,听着她们的讨论,内心一片骄傲,这就是我的男人!

  无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夏侯冽都是最棒的那一个。

  我不由有些傲娇地想,果然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

  只是很可惜,当天晚上的最佳男配角得奖者并不是夏侯冽,而是一位最近风头很强盛的演员。

  那个演员的作品我看过,演技还行,不过肯定是比不上完全本色出演的夏侯冽自然厉害,但最终夏侯冽还是败了。

  我垂了垂眸,可能真的是败给了公关。

  最佳男配女配这些奖项还有可以操作的余地,等轮到最佳男主和女主这种重量级的东西,就不是公司可以操作的了。

  我微微握紧了拳头,抬起头往夏侯冽的方向看去。

  夏侯冽脸上表情一如既往的淡然,无悲无喜,就像是一个游离在娱乐圈外,默默地看着他们表演的君王。

  我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倒是我自己想差了,这些奖项夏侯冽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又何谈会失落呢?

  他才演过多少戏,这么快就能得到最佳男配的提名,就是圈内对他的一种肯定,他的名声已经打出来,以后不愁没戏接。

  只要继续演下去,遇上好的剧本,终有一日。夏侯冽也能坐上视帝的位置,甚至连影帝也不是不能触及。

  想到这里,我定了定神。

  结束文化节回到公司,纪大哥等人都表达了一番遗憾,称下次还会有更多机会。

  夏侯冽微微颔首,我的手正被他牵着,心想如果不是这些应酬还是有必要的话,夏侯冽估计一句话也不想说,一个人也不想见,只想回到公寓里好好休息。

  互相打气交流了一番,盛影帝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我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盛影帝这时候不是应该回去陪老婆的吗?

  盛影帝一进来,就来到夏侯冽身边。什么话也不说,就用拳头锤了锤他的肩膀。

  “干的不错,你的电影已被入选戛纳电影单元展示,拥有和其他来自世界各国的电影,一同角逐最佳男演员的机会。”

  我嘴巴张大了开来,一时之间有些愣住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过了好半晌,我才回过神来:“老板,你刚刚说什么来着,什么电影?”

  盛影帝严肃的俊脸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就是夏侯冽之前拍的那部同志片,导演打你电话不通,就直接打电话告诉我,说是既然戛纳能入围,那奥斯卡的申报应该没多大问题。”

  盛子衍看向夏侯冽,“这部影片因为涉及到了一些裸露镜头,国内应该是不会发行的,但香港和台湾没有问题,我会跟导演商量一下,在那边尽快上映,将能报的奖项都报了。”

  他拍了拍夏侯冽的肩膀,“好好努力,继续发展下去,你很快就能到达和我一样的地位了。”

  夏侯冽难得谦虚地说了一句:“您过奖了。”

  不出盛子衍所料,这部电影能报上戛纳电影节的消息传来,就有许多粉丝想要看,但国内无法播放,只能翻墙偷偷地去看国外流传出来的枪版。

  就算过程很艰难,但夏侯冽的人气还是来了一次暴涨。

  影片发行商跟台湾和香港谈好了版权,很快就在这两个地方上映了。同样是大获好评。

  导演听取了盛子衍的建议,马不停蹄地准备材料报香港和台湾各自的电影节,赶上了最后一次报审的尾巴。

  虽然我对于影片能发行的这么顺利感到很惊讶,但我仍是觉得夏侯冽只是一个打酱油的。

  毕竟他才出道没多久,就算在演戏这件事上有天赋,我也不会一步登天想着他夺得个影帝回来。

  戛纳审核周期长,其他后来报上的电影节倒先来了。

  夏侯冽刚结束完国内一部犯罪悬疑电影片的拍摄,只能休息一天,第二日就要飞去台湾走电影节红毯。

  我看着他疲惫地躺在床上,犹豫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跟他说,悄悄地出了公寓,打车前往医院。

  从上个月我就觉得身体有些不适,有种厌食的倾向,有时候看见食物就会犯恶心。上网一查,发现许多疑难绝症就是从厌食开始的,这让我心里有些怕怕的。

  昨天好不容易抽空去了一趟医院做抽血检查,今天得去医院拿报告。

  本来这件事我想要告诉夏侯冽听,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就不要让他操心了,他昼夜颠倒的拍戏也很累。

  等我从医院精神恍惚的出来,回到公寓的时候,发现夏侯冽已经起身了。

  他正拿着一本书看,见我回来了,便抬起头问道:“刚刚出去哪里?”

  我轻轻一笑,“去做了一项关于你是否会得奖的调查。”

  这种事情我不是没做过,夏侯冽也习以为常了,他拍了拍身旁的椅子让我过来坐。我从善如流地坐了过去。

  一坐下,夏侯冽的身子就向我压来,他拥着我,将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声音低沉地说:“媚烟,等参加完这次电影节,我们去度假吧。”

  “我问过盛子衍,他说没有问题,还让我要劳逸结合。”

  沉默了半晌,我轻轻地“嗯”了一声,声音沙哑地回道:“好。”

  不知想到了什么,末了,我又补了句:“参加完电影节后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夏侯冽轻轻一笑,“正好,我也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

  台湾,金像奖红毯。

  我难得的没有坐在工作人员的席位上,而是穿了一身漂亮的衣服,和夏侯冽一同走了红毯。

  艺人和艺人的助理一起走红毯不是没有过先例,当然,前提是两人的关系非常亲密,伊人觉得助理对自己非常重要,才会携手一起走红毯。

  那是因为艺人认为,这份荣耀不仅属于自己,也属于自己的幕后团队。

  拍照的声音不停响起,红毯成了闪光灯的海洋,怪不得夏侯冽提前让我戴上了墨镜,迎面闪来的闪光灯太过刺眼了。

  夏侯冽走红毯的时候,我还听到了有别的粉丝喊他在电影里的名字,大胆的当着众人的面说很爱他。

  夏侯冽并没有因为粉丝的呼喊而停留,手稳稳地牵着我,走入了会场。

  我坐在他身旁,电影节开幕后灯光突然暗了下来,唯有身旁的男人,那英俊立体的轮廓不随着灯光的黯淡而黯淡,反而在我心中越来越耀眼。

  我盯着他,深深呼吸了几口气,手不由自主地摸向了肚子,这就是我认定的男人,从此以后,我和他永远也分不开来。

  最无法分开的东西,莫过于两人的血液交融,汇聚成了一个新的生命。

  那是上天赐给我们最独一无二的礼物。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全程都在发呆,想着等电影节结束后要怎么开口,想着夏侯冽是会高兴地瞪大眼睛发呆。还是会一如既往的淡定,清冷地应一句哦。

  心里正纠结夏侯冽会不会喜欢这个礼物时,我的周围忽然爆发出了一阵猛烈的鼓掌声。

  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周围的人都将目光看向了我,不,更准确来说,她们将目光看向了我身旁的夏侯冽。

  我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别过头去,夏侯冽已经风度翩翩地站了起来,耳边传来了主持人的声音——

  “哦,我们的新晋影帝看上去很淡定,倒是他旁边坐着的助理已经被吓懵了。”

  “哈哈哈……”耳边传来其他人善意的笑声,我微微张开了嘴巴,夏侯冽经过我身边时俯身拥抱了我一下,声音透着嘈杂的笑声清晰地落入到我的耳朵里——

  “媚烟,我得奖了。”

  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我的心砰砰直跳,慌张地推了推他:“你快点去领奖啊。”

  夏侯冽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转身上台。

  主持人开始讲着颁奖词,他身后的巨大屏幕播放着的是夏侯冽演的那部影片。

  “他以醇厚的演技,将人物纠结深沉的情感表演的入木三分,尤其是最后几十年的孤独,更是深深地打动了评委,他带给人的不仅是悲情,更是思考。”

  “他,就是夏侯冽!愿他在未来的漫长岁月中,带给人们更多打动人心的作品。”

  主持人一段辉煌的颁奖词念完,就由夏侯冽发表获奖感言。

  一段官方的感谢词说完,夏侯冽并没有离场,而是思索了一下。我的心忽然跳快了一步,感觉他的目光一直在看着我。

  “在这特殊的日子,特殊的场合,我想要对一个人说——”

  我用手捂着脸,不知不觉间已泪流满面,我好像猜到他要说些什么了。

  下一秒,夏侯冽的话语透着话筒铿锵有力地传来——

  “媚烟,你愿意嫁给我吗”

  所有人都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呼,极力寻找着那位叫媚烟的女孩子。

  一支话筒不知是谁递到了我面前,耳边全是别人兴奋地说嫁给他的话语。

  我用力深呼吸了一口气,声音都带着一丝哭腔:“夏侯冽,我说过,电影节结束之后要跟告诉你一件好事,现在,我把这件事告诉你。”

  我目光坚定地看着他,喜极而泣:“你要当爸爸了,你知道吗?”

  台上的夏侯冽呆滞片刻,便疾步走下了舞台,我看着他一点点地向我走来,就像当时我倒在虞美人的地上,看着这个男人一身清俊潇洒地向我走来一样。

  那一次,他救了我,我和他的命运从此紧紧交缠。

  这一次,我和他只会更加不分彼此。

  一路走过,幸好遇见你,感谢那是你,我爱你。

  (全文完)

  钱珠维(17034698) 您好,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若相识”,阅读最新最快章节!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美人骨,美人骨最新章节,美人骨 紫幽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