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案 第一百零七章 终

小说:青玉案 作者:三嬷嬷 更新时间:2018-05-02 11:28:36 源网站:紫幽阁
  能造成这杂草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拖拽。

  而沿着拖拽痕迹向前,对着的正是明月湾的湖泊。

  江九思对着尧风点点头,“没错,走,快去看看。”

  如果由多将军和清风真的在湖中,那可是性命攸关啊。

  尧风没有迟疑,抬手,扬声道。

  “走!把明月湾围起来。”

  下一刻,江九思便赶到了湖泊,站在平静的湖泊边缘,她的心很静。

  “有水的水性好?”

  尧风当即上前,“我去。”

  江九思看着尧风沉静的脸,“注意安全,有不适就快点出来。”

  尧风点头,脱下外衣就扑向湖中。

  时间就一分一秒的过去,江九思蹲在岸边,看着湖面慢慢平稳的涟漪,心都绷在了弦上。

  就在江九思以为尧风真的出了什么事时,平静的湖面突然浮现出涟漪,有人泼水而出。

  下一刻露出尧风被水浸湿的脸。

  江九思急急问道。

  “怎样!发现了什么?”

  尧风却是摇头,“没有发现。”

  江九思的眸色沉了些许,她道。

  “没事,你快起来吧,有可能他们没有在湖中。”

  正在尧风上岸后的一秒!

  无声的黑夜下,风声呼啸,远处草原上尘土飞扬,金甲映着月光,泛起金光!

  似乎有大批的人马奔腾而来!

  江九思忽地起身,看着远处,那些人,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等待着把他们吞噬。

  她惊道。

  “不好!”

  尧风也发现了那些人,他道。

  “肯定是玄罗!我们中计了!”

  那些人行驶的速度及其之快!三两下就快到达明月湾外围。

  这些骑在高马上的人面色冷静,带着决绝的肃杀之气。

  领头的人,目光直直盯着江九思。

  “这个人,活捉,其他人,死!”

  活捉,可能没有那么简单吧!

  江九思立即冷声下令!

  “全部的人听令!都退到丛林里的沼泽里!”

  女子周身霸气凛然!士兵齐声应道。

  “是!”

  “尧风。去!捉一条灵犀蛇来!”

  尧风皱眉,“江姑娘,那你呢?”

  江九思冷声道,“别管我,你们快去丛林里安排好陷阱,别让这些人进入我们的大本营!快!”

  尧风脸色严肃,终究点头,一跃而起,飞身进了丛林中。

  其实江九思敢留下,是因为这些突然出现的敌军方才所说的那句。

  活捉她,看来玄罗是不想她死。

  敌军看那些人都涌入了丛林里,提刀指着江九思。

  “上!”

  江九思眸光幽深,摸出腰间银针,朝着前排的大马就击去!

  马鸣长嘶!她再次拿出怀中的一对毒药。趁着马儿乱蹦之际,她直接就朝着那些人洒去!

  “送你们的!不谢!”

  冷唇一勾,江九思身影一闪,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

  其实江九思这样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这些人来的太突然,他们根本没有准备的时间,而且此行带的士兵又太少,为了不让我这些人直接进军入大本营,她只有如此。

  闪身进去丛林后,江九思跟着尧风沿路留下的记号,快速前行。

  直到记号消失,她才站定脚步。

  “尧风。”

  人影一闪,尧风立即从树上跃下。

  “江姑娘。”

  江九思眯起眸子,“通知他们了吗?”

  尧风点头,“已经派人通知了。”

  “灵犀蛇呢?”

  尧风一指远处树上挂着的一条小彩蛇,江九思看去,点点头。

  “好,准备好,他们就快来了。”

  “好。”

  ……

  就在江九思与尧风躲在草丛中后,敌军已进入丛林中。

  因为天黑的缘故,他们行驶的速度很慢。

  看着那些人的脚步,江九思慢慢数着数。

  “一……二……三……!”

  就在江九思话落后,四周瞬间涌来无数条彩色小蛇,而去的方向,正是那些入侵的敌军!

  可是……江九思嘴角刚刚勾起的笑还未平复,眼前的一幕却惊到了所有人。

  就在那些彩色的小蛇朝着敌军奔涌去时,那些人就像没事人一样,拉起灵犀蛇来就扯断。去头!

  如此暴力的手段,根本无法让蛇进他们内部。

  眼瞧着灵犀蛇越来越少,而他们也被敌军步步紧逼,如此下去,他们很难在这些人的逼近下完全保留踪迹的回到大本营。

  怎么办,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挡这些人!

  江九思凝思,眉头皱成了一堆。

  尧风突然恨声咬牙道!

  “江姑娘,援军应该快来了,你快点朝回跑,我和剩下的兄弟几个去引来这些人!”

  江九思立即否决道。

  “不可以!我不可能丢下你们!”

  “江姑娘,别犟了!这次你得听我的!”

  “不——!”

  眼瞧着那些人已经步步紧逼,为了不暴露大本营,他们不能就此回去,已经是没有了后路。

  而正当江九思吼完这声嘶力竭的一声后,敌军中突然就冒出一人来!

  全身黑衣,勉强的带着獠牙面具。

  就在这人出来后,紧接着,飞身来了更多的面具人。

  那些人手中拿着大刀,明晃晃的朝着江九思这边而来。

  尧风低声道!

  “你们剩下的人保护江姑娘!”

  语罢,他飞身而出,徒手就和对方动起手来!

  只是双拳难敌四手,即使尧风武功卓绝,在这些武功丝毫不逊色的人几番叠加的攻击下,尧风也未吃得了好!

  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决定,无论生死,她都不会一人独回,来了多少人,就要回去多少!

  看尧风已经渐渐有些吃力,江九思也只能干着急。

  正在这个时候,后方,突然飞来了一团烈火!带着雷霆之势,于空中滑出了一道光影!

  而去的方向,正是和尧风打斗着的黑衣面具人!

  难道是……援兵到了!

  江九思转头,蓦地一愣。

  那飞身而来的人,正是……

  “江姑娘,快带着人躲开!”

  清风一脸沉静,一手中拿着火把,直直飞身而来!

  正在江九思呆愣之际,一道声音响起。

  “还不动,在等什么。”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江九思蓦地转头,对上了玉镜楼幽深的眸子。

  而玉镜楼已拉着她的手,朝着后方退去。

  “哼,竟然敢突袭,找死!”

  江九思此时已经是完全愣神了,敌军的突袭,清风的突然出现,这一切都让她觉得措手不及。

  尧风看着突然出现的清风。

  “好小子,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

  两人相视一笑,一同投去战斗。

  在玉镜楼的带领之下,全部用火攻!

  逼得敌军节节败退!

  见的这些人被打的措手不及,江九思心中也算松了口气。

  而玉镜楼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缓和。

  “这些人可能只是玄罗送给我们的开胃菜,未来的一战……必不可少了。”

  ……

  原以为玉镜楼的这句话只是他自己的猜想,可是经过这夜的突袭后,是不是就有敌军偷袭,他们没有固定的时间,每次都是在预想不到的时候搞突然袭击。

  这也让顽猎和由多觉得十分恼火。

  主营帐内,顽猎和由多两个将军身穿铠甲,站在桌前,看着桌上的地图。

  两人的脸上都是焦虑。

  “我们兵力太少,备用的东西也不足。”

  由多叹了口气,“是啊,而我们对于敌方的战斗人数,还有兵力,马力,一切都无从得知,这一战若是突然打起来,我们只有败。”

  一旁站着的顽晏狠声道。

  “他娘的玄罗,我真想亲手结果了他!”

  顽猎看了眼自己的儿子。

  “哎,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时。有人掀开营帐帘。

  顽猎一看,“掌司使大人,这几日还真没有瞧见你的踪影。”

  玉镜楼脸色沉静,走到了地图边上。

  “坐以待毙并不是退路。”

  由多皱眉,“可是,我们现在还有什么办法。”

  玉镜楼指着地图上的某个点,“这是我们身处的明月湾,从这个地图上看,我们这里地处优良,玄罗只敢派人试探,却不敢硬闯,因为他也不知道我们这里面藏有什么,换句话说,他也在试探我们。”

  顽晏附和。“掌司使大人说的对,现在我正好有时间整顿,只可惜……”

  由多接过话茬,“只可惜我军只有五千人。”

  玉镜楼眸中笑意不减,“正因为他们不敢直接攻打进明月湾,我们可以趁这个时间,去招兵。”

  “招兵?”

  门口,正掀开帘子进来的江九思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她手中端着些刚刚烧制好的野味,想着这几日由多他们太过辛苦,就想来给他们端来,却听到了玉镜楼的这句话。

  看着江九思,玉镜楼的眼底也浮现出了柔和之色。

  “嗯,招兵。”

  江九思放下手中托盘。眉头皱的极紧。

  “招兵……去哪里招?谁去招?”

  江九思一问罢,所有人都沉默了。

  她说的也是重点,招兵岂是那么简单,要想躲过玄罗的眼线,去南越,去漠北。

  这么想来,那还真不是简单之事。

  玉镜楼适时打破沉静,“我去。”

  江九思当即看向他,“你?你打算去哪里?”

  玉镜楼弯起唇角,“去南越大营。”

  江九思垂目,现在玄罗的主心骨是在漠北,南越相对来说是比较放水,去南越大营招兵,是个此行之计。而能去,有能力去的人,只能是玉镜楼。

  只有他,去南越,才有话语权,才能带来南越的士兵。

  由多和顽猎对视一眼,“掌司使大人,你可是想好了?”

  玉镜楼点头,“如今只有这样,接下来的时间,你们只守不攻,等我回来。”

  看来玉镜楼早已经打算好了,现在才提出来,也是不想让他人拒绝。

  江九思脸上都是担忧。

  “那你要带着清风和尧风。”

  玉镜楼却是摇头。“人多,目标大,我一人去就可。”

  江九思当即就反对!

  “不行!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玉镜楼眼中的柔情似水,伸手抚平江九思皱起的眉头。

  “好,听你的,不过我只带清风一人,尧风留着给你。对我来说,让我不放心的人,是你。”

  旁边站立的几个大老爷们,看着玉镜楼和江九思,轻咳了声。

  江九思脸一红,这才意识到身边还有人,她一推开玉镜楼。

  “好啦。我知道了,这么多人呢,注意点。”

  玉镜楼唇角弯起一抹弧度。

  “今日我就要出发。”

  顽猎扬声道。

  “这么快!”

  玉镜楼点头,“此事宜早不宜迟。”

  ……

  玉镜楼出发的很突然,在当日下午,就已准备就绪,站在了明月湾出口。

  他说的果然没错,当真是只带了清风一人。

  江九思看到玉镜楼,眼底有担忧,也有不舍,“一路小心,我等你。”

  玉镜楼点头,手抚上女子的脸颊,轻轻一俯身。

  唇瓣在女子如瓷般的肌肤上蜻蜓点水般一滑。

  这一次。江九思没有拒绝,只是她的眼底蓄满了泪。

  “快去吧……”

  “好,听我的话,好好待在这里,不要攻击,只防守,等我回来。”

  江九思转身,不想让玉镜楼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

  “你快走吧。”

  “好。”

  风声徐徐,留得两人身影在丛林里消散,久久不忘。

  ——

  而就在玉镜楼离去后的第三日,江九思正在和尧风在场上训练士兵。

  而就这时!

  远处丛林中,却冒出了熊熊烟火!

  这突然的动静很快就吸引出了营帐中的由多将军和顽猎将军。

  两人齐齐一出,看着冒出熊烟,惊道!

  “不好!这是玄罗的示威!他们竟然攻来了!”

  江九思抬手,制止住士兵的喧嚣。

  “别急,大家快快防守住营帐外围!不要让他们攻打进来!”

  只是,在江九思话落后。

  一道诡异的身影骤然出现在了训练场上,所有人都盯着这突然出现的人,脸色各有不同。

  江九思眼瞳骤然睁大!

  “玄……玄罗!”

  玄罗一甩身上黑袍,看着这些把他围堵着的人。

  “呵呵,你们这些人,很快就会被烈火烧死,猖狂不了多久了……只可惜……”

  说着,玄罗看向了江九思。

  “只可惜,我今日不能手刃玉镜楼,不过,还有你。”

  就在玄罗话落之际,他的身影陡然一转!

  瞬间来到了江九思处,且钳制住了她!

  尧风惊呼!

  “江姑娘!”

  江九思还没有回过神,就已被玄罗挟持在了他手中。

  没想到……多日不见,玄罗的武功又精进了。

  江九思冷笑。

  “你以为挟持了我,对他们,有用吗?”

  玄罗嘎嘎的笑,“有没有用,那得看我怎么用,赤凛!加火!把整个明月湾屠为平地!”

  玄罗话音一落,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身影诡异一闪,连同江九思,瞬间没了身影!

  尧风大步上前,环视四周!

  “江姑娘!遭了!竟然让玄罗把江姑娘带走了!”

  耶律祁此时也赶了来,正看到最后一幕,他快步上前,看着熊烟滚滚的丛林。

  “尧护使,现在怎么办,火已经快烧到我们这里了!”

  尧风看着熊熊火光,怒吼出声。

  “撤退——!往后撤!”

  ——

  大火烧了明月湾三天三夜,最后只剩的一滩狼藉。

  而就在漠北的唯某个山丘上。

  一个弱小的身影被捆在了巨石上,眼眸紧闭。

  在被玄罗钳制的途中,玄罗用了迷药,把她迷晕。

  因此,当她醒后,看到的正是眼前这一幕。

  玄罗迎风而立,他看着明月湾所在地,冷冷的笑。

  “玉镜楼,这只是开始。”

  江九思轻咳一声,“咳咳……”

  玄罗转身,看着江九思。

  而正是玄罗的这一转身,让江九思脸上浮现出了惊恐的神色。

  因为,此时的玄罗,脸上没有戴着黑色面纱,他的整个脸都展露在了江九思面前。

  这是江九思第一次见玄罗的真实容貌。

  他的脸……

  竟然是阴阳之色。

  一半黑如墨,一半白如漆。

  玄罗看着江九思呆愣的样子,冷声一笑。

  “你知道吗?这个世上只要看过我脸的人,都会死……你……也不例外。”

  江九思皱起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了玄罗的真容容貌后,竟然从他身上看到了一丝悲伤。

  “曾经,你是不是遇到过一个和我容貌差不多的女子。”

  这也是江九思藏在心里很久的问题,玄罗身边有美姬。有女婢,那些人如同她的容貌一样。

  都有相似之处。

  玄罗的眸光暗了暗,随即再次阴测测的笑。

  只是,这次的笑,却带了无尽的悲伤。

  可能,她真的说准了。

  玄罗冷冷道。

  “你们女人,都该死。”

  不过江九思却摇摇头,玄罗如果真的想她死,那日在漠北皇宫的斗兽场,也不会为了她和耶律恒反目。

  “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放弃心中的执念,我知道,你的本心不坏,为的不过是那些曾经抛弃了你的人。”

  玄罗眼中闪过一抹什么,不过只是一瞬间,又再次恢复往常的厉色。

  这时,赤凛从远处走来。

  对着玄罗禀报道。

  “主人,玉镜楼带领的军队,已经朝着我们这里来了。”

  “玉镜楼……呵呵。吩咐下去,按原计划行事。”

  “是!”

  看着赤凛远去的背影,江九思有些急了,玄罗到底要做什么。

  脑中突然闪过什么,江九思警觉道!

  不好!玄罗这是要钳制玉镜楼!

  远处大批军队的脚步声骤然传来,因为位置的原因,江九思不能看到山丘外的一切。

  不过她知道,今日,铁定是背水一战!

  玄罗再次戴上黑布面纱,笼起宽大黑袍,他低声冷笑。

  只是,这次他笑了不到几声,就开始猛烈的咳嗽起来。

  愈咳愈烈,他整个人都弯下了身子。

  江九思突然想起之前玉镜楼前去袭击玄罗之事,玉镜楼都受了那么重的伤,那玄罗必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看着他蜷缩起来的身躯,江九思突然有了些心疼。

  她的心底涌起一阵复杂的感受。眼前这人,似乎是她的仇人,相识这般久,被他伤害过,关押过,追逐过,救过。

  然而最后,他终究没有真正对她下过杀手,此时玄罗似乎快承受不住身体里传来的疼痛,他按上自己的命脉,为自己输送真气,让他可能再支撑半刻。

  他似乎真的受了严重的内伤。

  意识到了这一点,江九思顿时大喜。

  看这样子,玄罗怕是支持不住不久了。

  远处沙场上传来顽猎的喊杀声。

  “将士们!杀了敌寇,还我漠北!”

  最后一战,由此开启!

  ……

  草原上,军队分别对立,一方是由耶律祁,顽猎和由多带领的南越士兵以及五千漠北士兵。

  对面,是由耶律恒带领的数万漠北雄狮。

  到得今日,战场最后一击,似乎都到了终结之时。

  只是耶律祁带领的队伍中却没有见到玉镜楼的踪迹。

  山丘上。

  江九思的心和场上将士们的喊杀声同时悬起,这一切就如昨日梦魇,来的太快!

  而正在这时!

  人影于山丘上一闪,恍惚如一道飙风,自暗处刹那卷出,身形斗转!卷起腾腾枯黄落叶,卷上半空,霍然停顿,随即唰拉一声,漫天纷降!

  当看清眼前的人后,江九思眸中浮起笑颜。

  “你来了……”

  玉镜楼看一眼捆在巨石上的江九思,冷声对着蜷缩在地上的玄罗道。

  “玄罗,我已经给了你机会,不料你还火烧明月湾,带走我的人。”

  玄罗抬眼。和玉镜楼对视,他轻嗤。

  “玉镜楼,你果真来了。”

  玉镜楼眼神冷淡,似乎是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你中了我的毒掌,本已活不过三日,不过我看你现在的样子,应当是用内力把毒气强逼出体外,可惜,留的一身残躯。”

  玄罗眸光骤缩。

  “残躯吗?即使是死,我也要拉你们和我陪葬。”

  场上的喊杀声,哀嚎声传来。

  玄罗听罢,冷笑道。

  “就你带来的那些人,和我的数万漠北雄狮相斗,只有死路一条!”

  玉镜楼怒甩袖袍!冷哼。

  “你当真以为,那些人都全部诚服于你了吗?在压迫下,得到的一切,终究不得长久。玄罗,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样,对自己过于自信。”

  听闻玉镜楼这话,玄罗隐在黑布下的面色陡然一变。

  “你什么意思,不可能!我不可能会输!”

  正在这时,浑身带伤的赤凛奔来,跪在了玄罗身前。

  “主人,耶律恒……叛变了!”

  “耶律恒……找死——!”

  一直未说话的江九思突然就笑了。

  “呵呵,玄罗,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输给耶律恒吗?”

  玄罗没有回答,全身止不住的颤抖。如果耶律恒当真叛变,现在也来不及去南越京都招来赫连家的强兵,他真的就败了吗?

  “因为……他比你懂的取舍。”

  玄罗诡谲一笑,赤凛连忙扶起他。

  他一把推开赤凛,盯着玉镜楼。

  “即使今日我会死,也要拉着人与我陪葬!”

  话音一落,玄罗身影陡然一闪,下一刻就来到了江九思的身旁,他一手按在巨石上,笑的凄凉。

  “玉镜楼,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

  只听轰隆一声,似乎整个天地都被颠覆!

  江九思只觉得自己全身忽地腾空,而她的双眼骤然一黑!

  天塌了吗!

  接着又是轰然一声,好像天地被苍穹撕裂。一瞬间天地间各种声音全部解封,瞬息之间涌入她的耳膜。

  强烈的失重感袭来,耳边传来玄罗的凄凉笑意。

  他似乎在说,“死!都死!”

  草原上早已停歇战斗的人们,只见巨石从山丘上滚落!

  地面顿时大震,整座山都似乎歪斜。

  而那石头下,似乎有一个人!

  有人惊呼!

  “这是江姑娘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巨石,心脏都似乎悬在了喉咙口。

  巨石这一落,这一砸!只有粉身碎骨!骨肉无存!

  “江姑娘!”

  “江姐姐!”

  “九儿——!”

  数道吼声,唯有最后这声撕心裂肺!

  紧随着是玉镜楼的纵身一扑!

  而场外的赶来的人却都不敢上前,巨石落下,夹带了许多碎石!别说冲不过来,冲来也是被砸死的份。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

  一道雪白身影从山丘西面骤然飞来!去的方向,正是那巨石!

  那人低声一吼!

  在巨石要压着江九思落地时。那人用他的身躯抵抗住巨石的冲击力,用他全身的力量硬生生的把巨石推到了另一处!

  而下一刻,那人被巨石击中!

  瞬间呕了一口鲜血!

  江九思双目清明,看着那人,嘴里不住的念着他的名字。

  “君沐……君沐……”

  然而巨石落地,江九思依旧捆在巨石上君沐的这一击只能解决这一刻的危机,紧接着就是巨石滚落时造成的碾压!

  江九思很可能就会被碾成人肉饼,这时,玉镜也赶了来,他双目通红,似乎含着血,他想也没想,一跃而去。

  看着突然出现的玉镜楼,江九思吼道。

  “你这是做什么!”

  “即使被碾成肉泥。我也要和你一起!”

  江九思冷声道!

  “开什么玩笑!”

  玉镜楼一笑,笑的烈焰无双!

  他玉手如寒铁,瞬间割破了捆住江九思的绳子。

  江九思感觉到自己脱离巨石,脸上一喜,对上玉镜楼的眼。

  玉镜楼于空中伸手,立即抱住了江九思。

  江九思正想说什么,可是却发现玉镜楼的双目直直盯着他身后。

  她转头一看!

  这一看,她整个人瞬间僵硬,巨石滚去的方向,正是挡住巨石落地而被巨石击中的君沐,他现在全是无力,正瘫在地上。

  眼前着巨石就要朝他滚去,江九思怒吼出声!

  “不——!”

  奈何她偏离巨石滚去的方向,一时间无法扭转方向。

  君沐似乎已经没有了求生的想法。他看着被玉镜楼抱在怀中已然安全的江九思,一笑。

  只要你无恙,就好……

  可是,就在巨石距离君沐还有不足一米时!

  一道黑色人影骤然出现,去的方向,正是巨石处!

  整个天色陡然变换,江九思只见巨石翻转,君沐的身子突然就被丢出!

  咚地一声!

  巨石终于停止转动!

  所有人都在欢呼,欢呼江九思与君沐同时得救!

  而此时的江九思,却是格外的沉浸。

  她,玉镜楼,君沐。

  三人的目光皆盯着一个地方。

  巨石下,压着一个人。

  他面上的黑布在方才就已然撕裂,露出他阴阳之色的脸。

  他在笑。笑的哀凄。

  他本可以离开,可以东山再起!

  雄心,大业,腐臭,都在这巨石之下,化为碎土一堆,是否在未来的许久,会有人知道,这里曾经有一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抛弃生死,抛弃执念,全然投身。

  为的不过是幼时挚友,年少之情。

  君沐浑身颤抖,“你……为什么要救我。”

  玄罗的口中不住的涌出鲜血,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君沐。

  江九思缓缓闭上眼睛,将脸埋进玉镜楼的怀中,不想看到这最后的一幕。

  繁华一朝,浮沉若梦。

  日暮途穷,草原残景。

  映照着那巨石下缓缓闭上眼眸的男子,和站在他身边久久都不了离去的白衣人。

  ……

  还有,远处相依不离的两人。

  “玉镜楼,他……真的死了。”

  “嗯。”

  “你伤心吗?”

  “不,对他来说,这是解脱。”

  “嗯,未来,我们去哪儿。”

  “江南,我母妃生长的地方。”

  “好……”

  ——

  正文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青玉案,青玉案最新章节,青玉案 紫幽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