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惜瑶羞红着脸嘟囔一句,“油嘴滑舌!”

  因着她的话而想起上次她放肆地在自己的嘴里搅动的轻时,一簇火苗瞬间在眼里舞动了起来,他几乎想都没有想便低头覆上了她的朱唇,“你说的对,油嘴滑舌……”说着,在伏惜瑶反应过来之前,就用舌尖撬开她的口齿,长驱直入。

  轻时身上的特有的冷冽碰上伏惜瑶温软的红唇的那一刹那开始变得灼热了起来。明明没有被药的影响,但两人。偏偏越吻越有感觉。

  两人唇舌间你挣我抢,谁也不让谁,谁都想占领主导权……状况好不激烈。

  大概两分钟过去后,气息微乱的轻时才依依不舍的退出她那诱人的小嘴,唇贴着唇,轻轻地又极其隐忍地呢喃了一句,“瑶瑶,快点长大。”说完,把伏惜瑶整颗小脑袋摁进了已经的脖颈间,微微低着头贪婪地汲取着独属于她的馨香气息。

  感受着腚下的不知何时已经对她“抬头”的宝物,“轰”地一下,伏惜瑶觉得身上的火烧的更旺了。

  两世为人,重来没有哪一刻有如今这般有羞耻感。但羞耻归羞耻,她并不讨厌,也不恶心,反倒是心生了几丝愉悦。

  她坏心眼地挪了挪身子,引得轻时的身子猛地紧绷了起来,一阵阵的低吟声亦是没有克制地在她耳边响起后,她笑了,“阿时,我好喜欢。”

  轻时却是红着双眼拍着她的俏股,“瑶瑶乖,别闹。”

  “我没闹……”我只是在认真的玩火。

  一双已经开始染上温度的大手把她往上提了提,在视线刚好能与他平齐时,他低哑着嗓音开口了,“那么……瑶瑶你怕吗?”声音既压抑又期待。

  伏惜瑶也认真的看了他几秒,一双小手学着他刚刚的样子,扣上了他的脑袋,送上了自己的那波光潋滟的红唇。

  没说话,但实质行动已经让轻时明白了她的意思。

  心意相通的刹那间,轻时已经不知道克制是什么玩意儿了。

  突然,一阵子的天旋地转,两人就已经来到了床上,是标准的女-下-男-上。

  可伏惜瑶却又不乐意了,嘟囔着道:“我要主导权。”

  “好,给你。”面上一副很好说话的轻时内心里却是在想:等她累了,还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又是一阵子的天旋地转,伏惜瑶趴在了轻时的身上,可她没有任何的动作,只直勾勾地盯着白里透红、面若桃花的他看不停。

  “阿时,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很秀色可餐?”

  秀色可餐?那是什么鬼?确定是用来形容他的?

  但认为她说什么都是对的轻时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嗯,没有……”

  “阿时,看你这么貌美如花,我不好意思下手了,怎么办?”

  轻时张张嘴,刚想说一声“不用不好意思”时,房门不合时宜地被人敲响了。

  轻时那张本是红润的诱人的俊脸瞬间黑透了,但比他脸色更难看的却是伏惜瑶,“给老娘滚,天塌下来也别来敲门。”

  房门外的姚安安摸了摸鼻子,心想:莫不是他这一敲门就干了件天怒人怨的事了吧?

  可这怪他吗?

  明明是主子自己说,等那个房间动静闹大之时,过来喊他们过去看热闹的。

  但不管怎样,现在砸的是他主子的好事……再强大的理由都不能抵罪吖!

  早知道让冷若那斯过来了,诶!

  冷若:我又不蠢!

  在他正想着要不要假装没有来过时,房门毫无征兆的打开了。看到自家主子冷飕飕出现在眼前,姚安安脑子闪过了一句话:这么快?莫不是被他吓得缩了回去?怎么办?补救还来得及吗?

  “带路。”

  已经又戴上面具的轻时,面色如何,姚安安暂时还不知道。但那声音冷的能穿透衣襟和皮肉,直击心脏。

  姚安安吓得秒低头,只是在低头之时目光还有意无意地扫了一下轻时的某个重要位置:咳咳……他该不会是真相了吧?

  “眼睛或者脑袋不想要了吗?”

  顶头上突然传来的一句话,吓得姚安安把没来得及过脑的心理话给吐了出来:“主子放心,一般来讲都不会有影响的。”

  姚安安说完,只觉得头上的冷气秒表杀气,“姚-安-安!”

  吓得姚安安腿脚一哆嗦,整个人就差点摔倒于地。

  倒是听到姚安安这个名字而从轻时身后探出脑袋来的伏惜瑶张嘴“咦……”了一声。

  然后发现此姚安安真的就是之前所遇见的那个一见面就掐她,后来又是狠宰了她一笔,又是威胁了她的姚安安时,伏惜瑶肆邪的嘴角高高勾起,“哈…冤家路窄啊!”

  闻言,轻时对姚安安的杀气更甚了,“这蠢货得罪过你?”

  姚安安虽然表面玩世不恭,但是,对于声音他还是很敏锐的,所以,在伏惜瑶开口的那一刹那,他已经觉得声音很熟悉,后来又偷偷地瞄了一眼。

  只一眼,姚安安便觉得他自己已经离期死不远!

  本能地,他快速开口否决,“没有!”

  但否决了又如何?他家主子相信了又如何,死的准备他还是该做好的。

  只是左等右等,等到心力憔悴,他还是没有被死,不免又好奇地微微抬起了头,又偷瞄了一眼:

  窝草,原来不是不用被死,而是他家主子压根就没有听他讲话。

  瞧他直盯着伏惜瑶看的那模样,就差直接说——她说的话才算数了。

  终于,在接收到他视线的那一刹那,伏惜瑶开口了,“得罪?那道没有。”

  姚安安闻言,只觉得像是突然吃了碗安神茶:呼……终于不用死了。

  “只是差点死于他的手掌之下而已!”

  姚安安那颗刚刚落下的心,又猛地被提到了嗓子眼,姚安安心中那个酸爽滋味呦……别提多让人销v魂了。

  “姑娘,那是误会,是误会!”

  只是,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他已经被一道凌厉的掌风给拍飞,撞断护栏,“砰”地一下摔下一楼大堂,姚安安本以为事情算是完了,没想到自家主子的冰冷的声音还在后面,“自己去魔域待一个月。”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蛇鼠一窝,来了只金凤凰,蛇鼠一窝,来了只金凤凰最新章节,蛇鼠一窝,来了只金凤凰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