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深渊凝视

小说:深夜书屋 作者:纯洁滴小龙 更新时间:2019-07-06 21:09:38 源网站:126书
  江边的风,一向很大;

  莺莺坐在车前盖上,眺望着前方正躺在江面上的老板。

  在这一刻,她觉得自家老板身上荡漾着一种哲学家的气息。

  或许,真的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在莺莺眼中,自家老板无论做什么,都是好的,都是优秀的,也,都是迷人的。

  这个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比自家老板更优秀的男人了!

  嗯,

  就酱!

  而在江中,

  周泽闭上了眼。

  如果说“懒散”是一个人的标签,那么周泽全身上下已经没有多余的空位再去被贴一个了。

  但有些基本的东西,他还是懂的,

  比如,

  无论会发生什么事,或者是无论要面对什么事,

  可以玩完,

  但总得在自己知情的前提下玩完。

  而不是哪天早上起来刷牙时,

  “轰”,

  世界毁灭了,

  而世界毁灭的前夕,自己嘴里还满是牙膏泡沫。

  梦是最好的一个契点,它可以是开始,也可以是结束,但至少,周泽这一辈子以来,任何的梦,都从不是无的放矢。

  身下的江面开始浮动,

  紧接着,

  一道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侧,

  只不过,

  他完全是用水做的。

  就像是原本在下方的倒影翻了个身。

  周泽睁开了眼,侧过头,看向自己身侧。

  老实说,这种和铁憨憨一起并排躺着的感觉,还真是让人觉得不习惯。

  “啧…………”

  周老板没做任何评价,

  他不想这次好不容易要开始的谈话最后以“看…………门…………狗…………”很快结束。

  否则真瞎了这大好的风景,这舒适的江风,

  以及一路从书店开车到这里所烧掉的油钱。

  “你知道,你梦里的那把剑,是什么剑么?”

  咦,

  不结巴了?

  所以,这是新开发出来的聊天模式?

  估计不一定要在江面上,

  在家里卫生间的浴缸里应该也能完成。

  但一想到自己躺在浴缸里,

  身侧再躺着个铁憨憨,

  嘶……

  周老板忽然感到自己全身上下都开始起鸡皮疙瘩。

  “剑?轩辕剑么?”

  “很意外,你猜对了。”

  “谢谢夸奖,我知道的名剑也就这几个了。”

  “那是黄帝的剑。”

  “嗯,所以,黄帝这是要把轩辕剑送给我?”

  周泽睁着眼,

  望着天,

  仿佛下一刻就会有一把绝世好剑,

  自空中落下,

  落入自己的手中,

  而后江面起波浪,

  东海泛起波涛。

  类似的热血电影情节实在是多不胜数。

  “呵。”

  赢勾轻笑了一声。

  显然,这是一种否定。

  因为从这笑声中,周泽听出了浓郁的嘲讽。

  但周老板一直觉得这天上是可能掉馅儿饼的,虽说自己上辈子死得憋屈,但这辈子以来,反正是一路开挂。

  先感应到了住在自己灵魂中的赢勾,随后泰山自己送上门。

  别人还在辛苦打拼升级,自己早早地就能躺在那儿混吃等死,时不时地还能跑去地狱春游踏青,顺带收几个阎王的人头回来做做手办。

  所以,

  再天上掉下个林妹……

  哦不,

  是天上掉下把轩辕剑,

  又有什么稀奇的?

  当初和勾薪初次见面时,对方就自认为是天命之子,

  但周老板拿自己和勾薪比了比,

  怎么比都觉得勾薪是个弟弟。

  “我想错了?”周泽问道。

  “是你想得太美。”

  “因为我一直觉得,生活还是美好的面比较多。”

  “剑鞘在敲击你的心门,你想到了什么?”

  “嗯?”周泽愣了一下,继续道:“铁憨憨,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开始信佛了。

  你知道么,庙里帮忙解梦和解签的和尚都喜欢用这种方式说话,然后好骗香油钱。”

  “剑鞘在敲门,说明,敲门的人,另一只手里,握着出鞘的剑。”

  很是寻常的对话,

  虽说旁边躺着的水做的自己有点画风突兀,

  但在赢勾话音刚落时,

  周泽忽然打心里感到了一股寒意。

  到了这会儿,

  哪怕是地藏王菩萨,确实是能让周泽感到忌惮,但你要说多害怕,不至于。

  毕竟农夫三拳不是白打的。

  但按照赢勾的说法,

  有人拿着轩辕剑要杀自己了,那个人是谁,不言而喻……

  这压力,

  就大了。

  “我说,你和你当初的上司,关系这么差的么?”

  这个问题问了之后,

  周泽自己先摇摇头,

  继续道:

  “算了,当我没问。”

  以赢勾的脾气,能和上司关系好,这才是天大的怪事儿。

  得亏赢勾不迂腐,该反就直接反,否则下场估计和以韩信为代表的历代功狗没什么区别。

  “我,不会臣服于任何人。”

  “怎么忽然又开始喊起了口号?听起来像是兽人永不为奴。”

  “他,是一个很伟大的人。”

  这个“他”,肯定指的是黄帝。

  虽说赢勾最后反出了黄帝,在地狱,称王称霸,哪怕是黄帝手下的其余将领追杀九黎余孽到了地狱,也被赢勾直接一声“滚”喝退。

  但在赢勾心里,

  哪怕是当年天变的时候,

  那双手自苍穹之上落下,

  他也依旧站在那里,斩断其十指。

  就是这样子的赢勾,抛开其余的各种关系偏见傲慢等等因素,

  对于黄帝的评价,

  依旧是伟大。

  当然了,作为一个受过九年义务教育人,周老板自然不用别人给他科普黄帝到底有多伟大。

  毕竟,我们都是炎黄子孙。

  但若是黄帝还在的话……

  忽然间,

  觉得好吃亏啊。

  “上古那一战,看似是黄帝和蚩尤之战,是两种文明的战争,是人主位置的争夺;

  实际上,

  也是天命的争夺。

  我们在阳间厮杀,

  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

  则是两边助阵,

  人间杀得血流满地,

  他们却收气运收得欢天喜地。

  人间,

  于他们来说,

  只是一个养殖场,他们需要做的,是时不时地下来收割,收割,再收割。”

  周老板这会儿有种坐在苟活边,听爷爷讲过去的故事的感觉。

  “我们赢了,最后。”

  “嗯。”

  “他当上了人主。”

  “嗯。”

  “你就没有好奇过,为什么我还活着,旱魃还活着,黄帝,却死了?”

  “他死了?”

  周老板显然没领会到赢勾所想要说的重点,

  只是诧异于,黄帝既然死了,那到底是谁拿着轩辕剑的剑鞘在敲自己的“心门”?

  “他死了。”

  这是确定了。

  “然后呢?”

  “在他死的那天,他被天上的仙人接引,仙人想让他位列仙班,身为阳间的人主,他有这个资格。”

  “感觉挺好的,像是从基层调到中央去了。”

  当然了,这里的好与不好,其实是见仁见智了,不少人可能觉得在地方天高皇帝远这日子过得才逍遥,升任到大衙门去,反而不自在。

  且看看现在多少村长家里富得流油日子过得多滋润就明白了。

  “那天,他上去了,上去斩了一剑;

  那一剑后,世间无仙。”

  “嗯…………”

  “他有很多的毛病。”

  “这话你可以说,我就听听,不怎么方便说。”

  “他骄傲,他自大,他权利欲很强,他迷醉于人主的光辉和称颂,他想要得到万代景仰。”

  “嗯…………”

  “但他最想做的,是做一个人。”

  “这要求,好像有点低。”

  “人,长寿者百年,百二十年至多了;

  需历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于这苍茫之间,人的一生,真的如白驹过隙。

  但他,还是想做个人。”

  “我……好像有点懂了。”

  “所以,他斩了仙,自此人的头顶,不再有另一批人的存在。”

  “然后?”

  “但仙,是斩不干净的,哪怕已经全都死干净了,但冥冥之中,依旧在等待归来的时机。”

  “所以,你当初陨落,是因为…………”

  “那一次,我阻止了。”

  有点像是反动派企图卷土重来,然后被赢勾代替早就已经当人“圆寂”了的黄帝又逆推了回去。

  当然了,赢勾也因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但这一次…………”

  很明显,一年前的地狱之变,赢勾没能阻止,或者说,是已经阻止过一次的他,懒得再做第二次了,毕竟,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一年前的变化,

  按理说,

  应该是末代府君去扛的,结果老道前世见情况不对,直接席卷了家当开溜了,宁愿把基业都丢了,也不玩儿什么“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戏码。

  况且,

  哪怕仙早不在了,

  但还有这种类似于地藏王菩萨,对仙有着憧憬有着向往的人在,且这帮人,络绎不绝。

  不是所有人,都想当个人的。

  不过周泽也有些奇怪,

  难得啊,

  铁憨憨和自己忽然一下子说这么多话,

  而且还不结巴。

  “不对啊。”周泽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轩辕剑的剑鞘不该去找那位菩萨去叩门么,怎么跑我这儿来了?”

  “我曾经和黄帝一起打败了九黎,斩杀了蚩尤。”

  “额,这怎么又忽然开始回忆过去的光辉岁月了?”

  “我曾经在地狱阻止过变天。”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但我问的是…………”

  “我从上古活到现在,我帮黄帝斩过仙,我自己阻止过仙人归来;

  但,

  我从上古活到现在,一直活着,一直没有死,也不愿意死。

  所以…………”

  “所以?”

  周泽看见身侧水做的自己开始慢慢地消融,

  这意味着这场谈话已经要结束了,

  但答案呢?

  “所以什么?”周泽追问道。

  “我…………活…………成…………了…………仙…………”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深夜书屋,深夜书屋最新章节,深夜书屋 126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