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焦枯千里好几个时辰, 不知死了多少水族。

  若按照海鲜来计算,少说也是一整年份的量了, 对人可以说是海鲜盛宴, 可是换算起来, 对龙王而言就等于无缘无故死了无数子民。他一时畏惧玄解的力量不敢当面质问, 可上天庭告状却不需要多大的胆子,天仙女的确要走,走得越快越好,她曾去龙宫警告,若是龙王斤斤计较, 将她也拖下水,那沧玉跟玄解的罪过就真大了。

  这大喜之日就这么一拍两散, 转眼间刚拜过天地与高堂的新婚夫妻就此恩断义绝,要说沧玉心里一点都不沉重, 那是不太可能的事。

  归根结底,这场意外都怪他跟玄解,其实主要还是怪心魔——然而这狗东西已经死绝了, 想拖出来鞭尸背锅都不成。

  霎时间惹出这天大的祸事,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青山村一事后,沧玉无数次庆幸过自己得如此强大之身,不必如寻常凡人那般受不公欺压。然而时至今日他才发现,强大自然有强大的难处,他们在这人间虽来去自由,不受拘束, 但是惹下祸端也比寻常凡人要更严重得多。

  好在玄解的事没有头绪,可舒瑛的事到底能够解决,这大喜之日发生的麻烦足够舒瑛肝肠寸断了,不必再给他添些宾客的闲言碎语,闹成这个模样实在没什么意思,他施法叫众人回转家中,虽不能完全修改记忆,但混淆意识倒算是轻而易举。

  舒瑛此刻心痛如焚,然而人生于世,不能只想着自己,便决意先送了宾客归家去,这好好一场婚事变作笑话,他昨日之心,往昔之情都付诸东流,还要费心思考如何回应母亲这场婚事就此付诸东流——舒大娘年纪大了,若她受此刺激病倒,那就是晚辈的过错。

  待到舒瑛擦拭了唇边鲜血,喝茶压下喉中的血腥气,再转出门来,却见左邻右舍都一一往外走去,神情呆滞木然,如傀儡一般无二,不由得惊声道:“你做什么?”

  这书生是仗义之人,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便要上来拦阻众人。

  “他们只是回家去了,会忘了今日所发生的一切。”沧玉将他拦住,见他面若金纸,神情萎靡无比,不由得心中愧疚,连声致歉道,“舒瑛,此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累你大婚之日发生这样的事,你不要怪杏姑娘,她……她也是没有办法。”

  舒瑛顷刻间安静了下来,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些宾客,见他们如游魂野鬼般走出门去,自己也好似成了其中一员,却不知道该走到何处去,轻轻问道:“他们会平安到家中去?”竟是绝口不提天仙女。

  “会。”沧玉低声道,“他们不会记得今日发生了什么,无人会说你家的闲话。”

  舒瑛淡淡道:“闲话?”他看向拦在身前的沧玉,突然笑出声来,“我此刻与个笑话有何不同,你这般神通广大,为何不将我等前尘皆忘,何必还费此心思,担忧邻里说我的闲话。”

  沧玉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只能陪着舒瑛坐在大厅之中,他很想试图跟舒瑛解释下法术的大概原理,如起死回生、时光倒流包括彻底篡改记忆这些法术都是不太可能的事,然而他是个半路出家的大妖怪,跟玄解搭档学得最多的法术是怎么训练有素地杀死妖兽,要说个基础理论还真是两眼一抹黑。

  所以最终沧玉无话可说地安静坐着,他不知道除此之外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沧玉倒是有心询问一番舒大娘的情况,较真来讲,这件事除了舒大娘跟舒瑛之外,其他人都不重要。对舒瑛的伤害已经造成,舒大娘则是另一个受害者——她将天仙女当做亲生女儿来对待,眼看着儿媳妇跟独子即将成婚,将来说不准儿孙绕膝,忽然之间美梦破灭,不知道老人家会不会受不了这个打击。

  然而就算沧玉的情商再怎么掉到谷底,也不至于如玄解那般当面挖人家伤疤,他最终是叹了口气,舒瑛虽没再出声赶他,但他自己却没待下去的颜面,就很快离开了。

  说来也巧,沧玉才走出不远,就见着白朗秋与谢秀娟提着礼盒一道往舒家走来,他二人看上去仍是那般相敬如宾,比起往日又多了几分亲密,而瞧谢秀娟行动举止自如无比,显然眼睛恢复了明亮,不由愣了愣。

  倒算是这一日来唯一的好消息了。

  他二人应是来贺喜的。

  沧玉的心缓缓沉了下去,放在往日他必然好奇发生了什么,或是乐得看一对朋友重修旧好的模样,然而此刻他只盼望着白朗秋的友谊能稍微弥补下舒瑛所受的伤,他不忍心再看下去,就彻底离开了渔阳。

  离开渔阳之后,沧玉在海边的礁石上看见了玄解,他与玄解都不必刻意去寻找彼此,冥冥中仿佛红绳系定,总是不会分离太长久的时间。

  “她走了吗?”沧玉走到玄解身边坐下的时候,咸涩的海风里似乎还带着似有若无的热气,如同硝烟一般,不知道是真实存在,亦或者是天狐的幻觉。

  他怔怔看着海水中日月轮转,那淡淡的光辉流淌过粼粼水波,在表面起舞,然而这片海彻底失去了生气,只有海水来回起伏,不知疲倦。

  “嗯。”玄解指了下身旁的石头,言简意赅,“刚走。”

  要不我们私奔吧。

  沧玉看着滚滚浪潮,一眼望不到边,心中突然就萌生了这个毫无缘由的主意来——其实也不算毫无缘由,要是说得不太好听点,他这算明知故犯的畏罪潜逃。如果说玄解还能因为不知情跟未成年法从轻处理,那他就是实打实地知法犯法,坦白从严,抗拒从更严。

  再说,他们俩私奔了倒是轻松,可是青丘狐族落在那里,现如今已经坑了天仙女跟舒瑛了,总不能再坑一把春歌跟她对象。

  仙凡恋虽说没结果了,但妖凡恋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玄解,你有没有觉得……”沧玉将自己真正想问的话咽了下去,故作轻松地换了另一个问题,“我们到过的地方,总是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玄解颇具哲理性地回答道:“我们不到,他们也是如此,迟或早罢了。”

  要不是天仙女的确是被他们坑的,沧玉就信了。

  玄解自然看得出来沧玉的言不由衷,他从不好奇沧玉不曾说出口的那些话,然而此时不同,他无法避免地想起天仙女那些话,困惑于沉入那幻境之时自己到底都做了什么才引发这一切变故。

  天仙女对舒瑛情深义重,当然不可能因为小事而离开丈夫,那就意味着发生了令她不得不离开的大麻烦。

  而这麻烦,是他造成的。

  既然渔阳百姓没有出事,天仙女跟沧玉也好端端的不曾重伤,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使得天仙女说出那番话来。这世界上最令玄解恐惧的事就是失控,因此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正是这件事,然而他连失控的前因后果都想不出来,只记得自己睡着了,之后便是那紫衣人的身影。

  玄解虽不知道浮黎的真正实力到底有多强,但仅凭那短暂交流,就可判断出自己的实力比之对方,如蝼蚁妄图撼动大树一般可笑。按照对方的本事,的确可以轻而易举做到自己根本难以察觉的事,然而如果浮黎所言不假,理应不会坑害自己。

  纵然玄解对父母之爱毫无所知,可他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倩娘对他宠爱有加,赤水水待他耐心十分。包括入得俗世之后,容丹的母亲对她百般爱护,谢通幽的父母将他放在心尖上宠,甚至白鹿妖对水清清与白棉的影响,舒大娘对舒瑛……

  这些情感,玄解纵然迷惘不解,不知缘何而生,更不明白凡人为什么会如此执迷继承与繁衍,然而却是能够感觉到的。幻境之中的紫衣人对他关心宠爱不假,一片真心无任何作伪,玄解很快就将他从嫌疑犯的名单里划去了。

  这名单里如今只剩下了他。

  往日玄解并不在乎沧玉要隐瞒他什么事,天狐聪明睿智远胜于他,更何况二妖都不是刚出生没多久的娃娃了,知晓怎样的禁忌不该碰,因此异兽从不事事都要追根究底。天仙女既谈到生死攸关,想来并非无的放矢,她不是那么无聊的人,若要报复玄解方才言语,本该有更好的办法。

  她是真心规劝。

  “沧玉,你是不是有事瞒我。”

  玄解看向他,坦坦荡荡到无半分遮掩,已做好万全准备。

  沧玉勉强一笑,刚要遮掩,却听对方道:“你不必担忧我,我自己闯了祸,犯下什么报应,是该我自己承担,这是自作自受,与你并无什么相干。你不必为了我好不与我说,那没什么用处,你难道能瞒一生一世吗?”

  若是可以,我倒是愿意瞒你一生一世。

  沧玉沉默片刻,忍不住闭了闭眼,好不去看这变化无常的大千世界,真是想说理都没地方找。玄解已经做好准备,等着接受他一无所知时犯下的罪行,然而沧玉怎能忍心说出口。

  “难道我不懂得么,要你来教我。”沧玉微微一笑,神态略见轻佻。

  玄解对天狐的避重就轻,露出了不赞同的目光。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些事所以迟了半个小时_(:3∠)_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二珩想吃肉、佚名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1705181 106瓶;木木 46瓶;洛烟瑶、明月呀 10瓶;狐则则 9瓶;清行 5瓶;小荡秋千言万语 2瓶;小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最新章节,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大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