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竹觉得自己脑袋快要装不下这些信息了。

  他不过好心好意劝了劝那个面目可憎、身心俱残的老先生,不让他有轻生的想法。却没想到自己之后竟误打误撞破了这号称无人能破的珍珑棋局。

  虽然,自己只不过下了一步罢了。

  然而那位老先生不但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帮了自己,还不要他说出来,硬生生把这份大礼送给自己。

  到最后,自己懵懵懂懂着,竟被聋哑老人苏前辈给扯到这个墙上有一个洞口的屋子里,接着便见到一个脏兮兮的老人。他竟然在莫问道长的指点下要收自己为徒弟。

  这一系列的事情,不仅让虚竹成功陷入了呆滞,脑子里更是在无尽的死循环。

  等到他反应过来,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却突然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莫问却哈哈笑道:“无崖子,看来这小子是听到你要收他为徒的消息,一时间竟惊喜到说不出话来了。”

  无崖子摇了摇头,虽然他百般看不上这个愚笨的小和尚。但既然自己的恩公发话了,也只能将他收归门下。

  他负着手,淡然道:“小子,你给我磕个头,我便收你到门下了。”

  虚竹还想说什么,没来由的腿一软,接着脑袋便重重地磕在地上。

  他心里郁闷,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

  莫问捋了捋胡须淡淡地说:“小和尚,你要记住。你今日拜了无崖子为师,并不是叛出少林,而是你要走上一条劝恶为善之路。这天底下为害一方的恶人千千万万,能治他们的人却只有你一个。小和尚,你的担子很重啊。”

  小和尚抬起头,挠着脑袋颇有些不解地问道:“道长,虚竹愚笨,不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为什么这么重。可小僧一直以少林寺为家,就这样轻易成了别的门派的弟子,又怎么不是叛出少林呢?”

  无崖子冷哼一声,他心里是特别着恼。着小和尚又笨又没有眼力劲儿。明明恩公一直在暗示他,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天底下的和尚都像他这样笨头笨脑的不成。

  他有心想说两句,只是莫问却没给他开口的机会。他看着小和尚,笑嘻嘻地问道:“佛祖是不是教人向善?”

  虚竹点了点头,老道长说的很对。

  莫问继续问道:“是不是你也应该向佛祖那样劝人向善?”

  虚竹继续点头,只是有些犹豫:“可是小僧身份低微,嘴又笨,又如何劝得了那些江湖上打打杀杀的好汉们呢?”

  莫问笑着说:“不用担心,不用担心,这江湖上那些为非作歹的人最是欺软怕硬,你要比他们还厉害,他们就服你的。更何况,你还有办法让他们不再为非作歹。”

  虚竹挠了挠脑袋,觉得有些晕晕的:“那有什么办法呢?”

  莫问笑眯眯地捋着胡子:“侠以武犯禁,那些打打杀杀、为非作歹之辈就仗着自己武功比别人高。你想啊,倘若你讲他们的武功都化去,将他们一个个度化成僧人,到时候成日吃斋念佛,慢慢化去他们身上的戾气,岂不是更好?”

  虚竹惊喜地说道:“这是一个好办法,老道长,当真有办法化解他们身上戾气的方法?”

  莫问笑着说:“那当然,老夫告诉你,你的那位师傅,可是有一门非常厉害的功夫,能够瞬间把一个恶人变成软弱无力的正常人。你若是想要化解他们身上的戾气,就把这门功夫学到手吧。”

  虚竹念了声佛号,有些羞赧地说:“可是道长,小僧愚笨的很,怕是学不会你说的那门功夫。”

  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从小到大,他只学会了些微末的少林功夫,是以觉得自己天生就是愚笨之人。

  无崖子冷哼一声,自己也觉得是教不会这小和尚北冥神功的。他很好奇,恩公为什么一定要这个小和尚投身自己门下学习那门功夫。莫非,小小和尚是道长的私生子?

  无崖子越发有些怀疑了。

  莫问拍了拍虚竹的肩膀,安慰他道:“没关系,你有大气运,有大智慧,只是看起来愚笨罢了。更何况,那些聪明的人一个个心眼太多,学了这套武功反倒会为害武林。像你这么心思单纯的小和尚,正好是这门武功的传人。”

  虚竹挠了挠脑袋,憨厚地问道:“是这样吗?”

  他有些心虚地看了看站在一旁一声不吭的无崖子,无崖子冷哼一声,却并未否认。他突然想起来自己那个孽徒丁春秋,心思聪敏却不修正道,最后连自己都一时不察遭了他的毒手。

  无崖子叹了口气,看来,聪明的人未必是自己好的徒弟啊。

  在莫问的劝说下,虚竹这才愿意和无崖子学习功夫。

  于是莫问便和无崖子约好一起互相探讨武功的时辰,接着便走了出去。毕竟是别人传授绝学的时候,他自然要避嫌。

  只是,没过多久他便听到无崖子连连冷哼,到像是被虚竹给连连气到了。

  门外,苏星河一脸忐忑地站在那里,他看莫问出来,便问道:“道长,我师父如何?”

  莫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很是得意地说道:“星河啊,很快你就多了一个小师弟了。”

  苏星河松了口气,心道,只要师父不嫌弃我给他找了一个愚笨的传人就行。他正了正神,接着恭恭敬敬地给莫问鞠了个躬,嘴里说道:“逍遥派弟子苏星河多谢恩公出手助我师父重新站起来。”

  他尤记得刚才一进门的时候,看到瘫在床上多年的师父竟然站了起来那一刻自己热泪盈眶的样子。更何况,这位恩公还杀了自己那个欺师灭祖的师弟丁春秋。这两份恩情,足够他们逍遥派铭记几代的了。

  莫问生受了他这一拜,接着笑眯眯地说:“你这一拜,咱们之间的恩情可就消了不少。”

  苏星河听完,急忙起来要说什么,却被莫问一摆手:“没事,没事,我有你师父的一个承诺就足够了。再让你们欠太多,怕是我自己都还不起。”

  他将要筑基,越发感觉到世界中存在的一丝奇妙。刚才苏星河那一拜,竟然他察觉到自己未来筑基的阻力竟消耗了不少。他在心里默默盘算,便知道自己在世界的最后一刻,怕是要惹下什么大麻烦。

  他虽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是能减少一些筑基的阻力,自然是好事。

  就在这时,他脑子里出现一丝咳嗽声,接着那个叫莫语的胖子系统便一脸忸怩地对莫问说道:“我说莫问啊,咱们打个商量呗,等过段时间你怂恿无崖子去找她师姐,你趁机去帮我拿一样东西。”

  莫问好奇地问道:“是什么?”

  系统有些为难,接着又说道:“是一本叫《天地不老长春功》的武林秘籍,咳咳,这本秘籍有大奥秘,你要是能拿到了,我这边给你额外增加一个抽奖份额。”

  莫问狐疑,不知道为什么系统这么好说话。但是,他想了想,多一次抽奖对自己来讲还是很心动的。

  但他突然惊醒地问道:“你说的抽奖份额是什么级别的?”

  系统不假思索:“当然是银色的。”

  莫问便知道,这本秘籍果然有大奥秘。他觉得,自己到时候可以也学一学。

  他眼珠一转,刚想说什么,系统便叮的一声,告诉他复制好的《怜花宝鉴》已经放在物品栏里,此次复制不收扭曲值。

  莫问心道,这系统真上道。但是,如果回回都是这样,扭曲值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抽奖的?

  只是很快他便放在脑后,因为玄难已经走过来了。

  虚无缥缈的空间里,胖子扶了扶自己的那架金丝眼镜,同样在思考这个问题。自己当初设定扭曲值到底是为了什么?为啥感觉于自己的初衷相去甚远呢?

  真是问题越改越是问题,他觉得,自己这个系统当得太垃圾了。

  不由得,胖子只感觉有些淡淡的忧伤。

  他的脑袋上,此刻乱糟糟的,像是被什么给闹过一般。脸上竟然还多了几道抓痕,恩,系统也有家暴吗?

  另一边,听完莫问的解释后,玄难叹了口气。他心里又惊讶又觉得可惜,惊讶是源自虚竹的机缘:这一路来先是遇到莫道长,无形中替自己和众位英雄化解了一次危机。又误打误撞救下段延庆,下棋时自断生路却赢得了珍珑棋局。最后又被一位连老道长都佩服的隐世高手收归门下。这机缘,若不为僧人,可惜了。

  他抬起头,念了声佛号:“阿弥陀佛,既然虚竹与此地有缘,便是他的福分。贫僧回去自会和他师傅说上一二。”

  莫问点了点头,他知道,有玄难这句话,虚竹十有八九是回不去了。

  就在这时,他身后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无崖子气呼呼地走了出来,看样子,他显然是被虚竹的木讷给彻底气到了。只是,他一抬头看到莫问笑嘻嘻的样子,便强忍着一肚子的怒气,只是扭过头对着虚竹很不客气地说道:“小子,你不要给我无崖子丢脸。”

  虚竹一脸赧然地走了出来,心里惴惴的。

  莫问心道,看样子,这小和尚十有八九是要走奇遇路线了。因为,但凡正常一点的方法,对他而言都会是一场灾难。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系统你玩我啊,系统你玩我啊最新章节,系统你玩我啊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